《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 - 第5章 沙揚(2)

。身為魔子活了太久,她都差點忘記了自己生辰是何時了。

「吾定會為啊央準時送上賀禮。」

「哈……那,吾便在森獄等你嘍~吾先回去了,阿燹,請~」

「請。」

*

央妹生賀那日皇城上下忙成一片,畢竟是森獄之主親自提出為帝姬大人賀辰,眾人豈敢怠慢。只不過那日身為壽星的央妹翻遍了整座皇城都沒有見到閻王的身影,心下不悅之際一把扯住了忙得焦頭爛額指揮眾人的千玉屑。

「玉仔,有沒有看見吾兄長?」

「並無,只是晨時王說有要事離開森獄一趟,怎麼了?」千玉屑抬眼看向央妹,卻因這一眼微微失了神。他一向知道帝姬本是森獄中不多見的美人,出身皇族與生俱來的高貴是無人可以比擬的,今日又因着生辰之賀特意打扮了一番,可謂是真正的傾國傾城,只是……

「……離開森獄?」央妹煩躁地來回踱步,心下有些不安,像是有着什麼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似乎想到了什麼,央妹突然頓下腳步,喚了一聲。「獮月!」

倏然出現的黑衣銀髮面覆銀具之人單膝跪地,對着央妹畢恭畢敬。

「帝姬大人。」

「天路五將可還在黑海天路?」

「晨時已隨王離開。」

「!!!」終於知道自家兄長搞事去了的央妹轉身就走,亦不管身後千玉屑的呼喚,到了殿門前又把迎面而來的燹王撞個滿懷也不顧,再來便是回過神的燹王目瞪口呆地看着央妹拖着四十米大刀氣勢洶洶地走了……「阿央?!!」

「攔吾者死!」

「……」

*

央妹趕到的時候已經太晚了,所謂三陽同天議會之地早已崩裂成為了廢墟,到處儘是風乾的血涸,肢體分離辨不清原本樣貌的兵卒,不知是森獄的,還是苦境的,又亦或是別域的。

烽煙已盡,空氣中飄散着令人作嘔的血腥味,又讓她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一幕。

玄宗……握着碧落的手不可抑制地顫抖,央妹撫上額頭,深深按壓着眉心強迫自己努力忘卻那深入骨髓的記憶,然而腳踝似乎被什麼東西突然抓住,央妹猛然低頭,一瞬間揚起了四十米大砍刀……

那是一隻手,一隻被鮮血染紅的手,它緊緊抓住央妹那隻腳踝,一瞬將本是潔白無瑕的錦致裙擺頃刻染紅,央妹瞪大眼睛,用力擺脫着那隻手的鉗制,怎奈徒勞無功之際,也正好連帶地把那隻手的主人從廢墟里拖了出來……染上鮮血而變得紅艷艷的白衣和白毛,那人就那麼趴在尖銳的廢墟碎石上一動不動,就如同死了一般,央妹深吸一口氣,順帶着抬起那隻被抓住的腳踢踢那人。

「喂,還活着么?」

……無反應。

央妹將碧落插入土中,認命地蹲下身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把那隻手掰開,再將那人翻過身,拍拍其臉頰。「到底死沒死啊……」央妹伸出手擦擦那人被血糊了一片的臉,終於看出了一點眉目稜角。

長得還不賴。難道,他也是三陽同天會議之中的一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