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 - 第4章 爭執(2)

自覺眼前越來越模糊,最後終不堪重負地倒在了大殿上。

……不該是這樣。

*

央妹醒來的時候大殿上依然寂靜,而她伏在案上睡著了。揉揉眼,央妹正視自己抬起的臂腕,卻出乎意料地毫無痕迹,恍若之前那鑽心的痛感只是一場夢魘。她站起身,握起被放在一旁的魔羅天章。

魔羅天章自古以來便是森獄最高權力的象徵,代表着皇權無上。她能拿起魔羅天章,自然是因為閻王賜予了她平起平坐的權力。

閻王繼位那年,她被賜號帝姬夜未央,居住於象徵第二皇權、僅次於珈羅殿的政治中心未央宮。未央宮與珈羅殿兩兩相對,只唯一不同之處是未央宮處於黑海之淵的**,猶如一座浮島漂于海面之上,四方由幾條巨大的鎖鏈牢牢將其固定在珈羅殿對面。四座通往未央宮的晶橋在黑月照射下顯得更加迷離剔透,分別由風花雪月四相駐守。此四相,即苗風、蒐花、狩雪、獮月。帝姬的職管範圍除了五大晶靈,還會參與一些對內對外的政事處理。總的來說,帝姬,同等於代王之分量。

自然……此處可以看出初代閻王真乃一枚護妹狂魔。

魔羅天章依舊是滿刃黯紅,似乎經歷了許許多多的殺戮,就如同身後這座王座一樣,冰冷刺骨。

可是依舊有人趨之若赴,飛蛾撲火。

央妹嘆了口氣,收起魔羅天章,往殿外而去。來往的士卿大臣見到她,將右手按在心口偏上一些的位置,行了一禮。

這是黑海森獄之人表示尊重的姿態。

「見過帝姬大人。」

*

與燹王相識多年來,央妹第一次踏進彩綠險磡。南風法則將她迎入碧綠聖殿,等待之餘,只見得君權神授前來。抬眼一剎,央妹終於見到了君權神授的真面目。

哦豁,又是一個傾國傾城禍國殃民的美男子。

「吾找阿……燹王。」雖說相識許久如同青梅竹馬,但在正式場合下,還是遵循該有的禮節為好。

「王在……綠之晨。」君權手托聖扉之晶,一字一句間不失威儀,只是有那麼一瞬央妹覺得君權似乎在隱瞞什麼……是她錯覺嗎?「帝姬可隨吾來。」

「多謝。」君權並未詢問她之來意,許是因為她與阿燹相識夠久的緣故嗎?這……似乎於情於理,但又有點不太對勁……跟上君權神授,央妹自覺得阿燹那一群綠油油的手下眼神很迷,目送她之時就像在看未來女主人似的……

央妹走後,三法則終於燃起了熊熊八卦之魂。

「這名帝姬便是閻王胞妹?性格真不一樣。」—海潮法則。

「聽聞她與王相識已久,怪不得聽她說尋王,君權二話不說直接將她帶了過去。」—臨界法則。

「吾倒覺得帝姬挺適合做彩綠險磡的女主人,只可惜了……」—南風法則。

「你們心心念念的險磡女主人,除非要等到王開竅逆襲的那一日。」不知何時出現的隱劍埋名,懶懶地靠在廊柱上,涼涼地插了一句。

「……」這真是個悲傷的故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