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 - 第4章 爭執

不過,再讓她到處亂跑,說不定哪天真帶回一個不入他眼的男人……於是閻王大掌一拍到央妹腦瓜上,打發其去了穩固五大晶靈之事。反正她閑着也是閑着,還不如給她事做,省得她三天兩頭往外域跑,再來又是千年百載一副被人拋棄一般的鬼樣子回來……

當然閻王不會告訴她,其實五大晶靈之中並非全數心甘情願地歸順於他,自他掌權那一日的盛宴上,他早已一目了然。誰忠誰佞,誰真誰假,何人該留,何人不該留,心中早有定數。留下他們的命,自然有他的盤算。只是五大晶靈對於森獄來說非同小可,若不是此因,他早已將不服者誅滅九族。讓央妹前去之時,他早已做好了另一種打算。

若還是執迷不悟,那可別怪他心狠手辣了。

「此行如何?」閻王收回手,同時斜睨了央妹一眼。

「安啦安啦,有吾未央大人出馬,哪有不服的~」央妹將四十米長刀插回鞘中,又掏出了四十米長的魔羅天章,一臉笑嘻嘻很是欠揍。「皇兄,還你~」

「……」所以你是哪時侯偷出去的?!

「不過皇兄,」央妹指尖摩擦着魔羅天章鋒利的刃面,漫不經心地開口。「三陽同天,是一個什麼樣的計劃呢……」

聽罷,閻王的眼神驟然陰冷。

「千玉屑告知你的?」

「那又怎樣!」央妹火氣頓時也炸了起來。不愧是同胞兄妹,一瞬間兩人劍拔弩張,氣勢並不輸於對方。

「為兄所行,必有吾之理由,你不必知道,也不用知道。」閻王怒而拂袖,背過身對着央妹冷冷開口。

「吾記得皇兄說過,若有朝一日得天下,便好好治理森獄這片土地,安邦治國,裕國足民,不出兵征伐,亦不讓外敵來犯。可是……」

「夠了!燕雀怎知鴻鵠之志!小妹,你太善良了,若你走到為兄這個位置,你就會明白,何為政,何為權,又何為益。有些事情,吾不得不為之。」

「但戰爭會流血,會死人……」央妹低下頭,耳邊似乎又迴響起那片廝殺聲,那深埋在記憶里的滿目殷紅,頃刻間鋪天蓋地而來。

「戰爭本就會流血,自然也會死人。」閻王側過頭,淡淡地看了央妹一眼。「在權海中打滾,初心這種東西,早已不復存在了。」回過頭,閻王徑直離去,直到殿門關上的那刻,一句淡然之語,飄入了央妹耳中。

「為兄所行,皆與你無關。吾會盡吾所有一切,護你一世無憂。」

世間最毒的承諾,便是護你一世無憂,又或是,護你一世周全。晶瑩的淚滴落在鋒利的劍刃上,央妹央妹勾起一絲諷刺的笑容。手撫過魔羅天章,倒映着容顏清明如鏡。

「噝!」不小心劃破的指,血珠子溢出之刻恰好落在了魔羅天章上,倏然間驟起變化。

劇烈的痛意蔓延開來,央妹央妹瞳孔猛然一縮。那不知何時從劍身上冒出來如同條條藤蔓般血紅色的東西,緊緊地縛住她的手腕,掙不開,甩不掉。

她感到了自己的血液源源不斷地向外流去,她使用魔羅天章的次數雖然不多,但也從未出現這種情況。隨着時間流逝,央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