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 - 第3章 未話(2)

並無。」

「是吾悔婚在先,與皇兄無關。你知道的,」央妹接過千玉屑遞來的茶,移到嘴邊。「吾一直當你是好友,一直是。」

所以你我之間,從來沒有可能。

未言盡的話,事實上兩人已心知肚明。千玉屑凝着央妹,後而勾起一抹不明其意的弧度。

「吾哉。當年之事若非情勢所迫,如你個性,不會如此輕率地應下。既然事情已經過了這麼久,不提也罷了。」一片紅花落了下來,正好飄入了茶水中,艷得醉人。「你在外域這些年,過得如何?」

如何嗎?央妹托着腮,突然有些恍惚。命運似乎被譜寫了一般,若是以歡喜開的頭,那麼註定是以悲劇終了場,那些往事,如同一根刺狠狠地深扎在心口,她從不願提起,是因為……心會疼。

央妹搖了搖頭。

「還好啦,行俠仗義,劫富濟貧,你看,是不是很適合吾?」

「哈。」千玉屑不是沒捕捉到那雙澄眸中一閃而過的痛楚與悵然,心細如他並沒有揭穿,而是附和着。「很適合。」

「好啦好啦,也就是一些不值一提的小事,對了,吾正好有個問題想問你,」央妹敲敲腦瓜,似乎想起了什麼事。

「嗯……何事?」

「吾欲離開珈羅殿之時,曾見過一個人,」央妹單手托着腮幫,努力回想着當日所見。「金髮,面上覆具,氣息疏離,嗯……還有一隻形影不離的異馬。」

「那是說太歲。」未及央妹說完,千玉屑便開了口。

「說太歲?吾未曾在宮中見過他。」

「你離去多年,不識他也是自然,」千玉屑淡淡地開口,「他本是一名玈人,但因不凡的武學與智慧深得王器重,後將他攬入麾下,」千玉屑抬眸看了央妹一眼。「在你離開森獄之後。」

「哦……」央妹笑容有些尷尬。「如此。」

「王召見他,必有要事。阿央,」千玉屑驀然間嘆息一聲。「有些事情,與着王平起平坐的你本該知道,只是……」

「嗯?」央妹只覺得有種不祥的預感迎面襲來。

千玉屑站了起來,轉過身背對着她久久不言,久得她不耐之刻,千玉屑終於開了金口。

「王……」

======

珈羅殿里寂靜依然,掌權者眼中流露着不明的心思,批着一卷又一卷即將被註定命運的奏摺。直到有熟悉的腳步聲傳來,王者才抬眼一看,便收了回去。

一陣旋風刮過,閻王只覺得眼前一閃,然後眨眼就看到了央妹盯着自己目不轉睛……

閻王:……

下一秒閻王反手就是一個暴栗。

央妹反手抽出四十米大刀擋了下去,撇撇嘴。

「皇兄長得眉清目秀的,果然耐看。」

「……」眉清目秀你妹夫……等等,他目前連個看得上眼的妹夫都沒有呢……他是不是更慶幸這貨從外域回來的時候沒帶個男人……人類不足入他眼,即便將來要為央妹再擇夫婿,那也應是可與皇族相提並論之人,定不是這般螻蟻之輩。當年若不是情勢所逼,他才不會讓央妹與千玉屑聯姻呢……掌權之後,以國相之位取消婚約之實,這筆交易更值得,不是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