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 - 第2章 往昔(2)

p>閻王斜睨了她一眼。

「小妹,不得無禮。」

「嘖。」

「小央,吾跟你說……那是吾在異境被困的那段時光……那名姑娘……」絮絮叨叨,那人似乎已經陷入了回憶中,甚至……閻王與央妹默默盯着燹王牽起的那隻手。「那姑娘……」

「……」

「……」……直到絮絮叨叨的人嘭咚一聲趴在桌上,央妹才從被燹王攥得很緊的掌中抽出自己的手,使勁揉了揉。「媽的,真痴情。」

「你何嘗不是。」閻王瞥了她一眼。「如何?」

「……」央妹幽幽地白了閻王一眼,再看了看燹王。從他那一字一句中,皆可以看出他對那女子的感情,而她……唉。

再想想她那剛萌芽就被扼殺在襁褓里的愛情,又看看這隻明明是單向暗戀還一個勁地死命秀相思的單身狗……這,不,公,啊!!!

央妹倏然舉起了火把。

======

燹王醉得不省人事的那天晚上,是君權神授親來將其帶了回去。對於君權神授,央妹也只是聽燹王說過,聽聞是輔佐前任君主、又將燹王帶大的全能執事兼貼心小棉襖。當然貼心小棉襖什麼的燹王自然沒說過,只是央妹從燹王說起君權就一臉的特驕傲、久而久之得出的一個結論。

當然了,央妹也很好奇燹王口中的這位全能執事到底是何方神聖。

其實那時候君權在燹王醉趴的前一秒已經到了,只是未現身,直到閻王冷哼一聲之刻才倏然出現在燹王身後。全程圍觀君權與自家皇兄綿里藏針地客套的央妹,從上到下完完全全地將君權掃了一遍,自然沒注意君權走時看她的那一眼深意。

然而落在閻王眼裡,那可是央妹實實在在地對君權眼冒綠光。君權前腳剛走,閻王就一巴掌拍到央妹腦門上,惹得央妹瞬時炸毛。

「做什麼!我瘋起來連你一起打!」

閻王幽幽的斜了她一眼,開口便是嫌棄。

「哦?你我之間動手次數可少?怎麼,前些日子魂不守舍一蹶不振,此刻見到君權便移不開眼了?」

「你懂個鎚子!」央妹一掌悶拍到閻王胸口上,極度嫌棄。「他胸肌比你大!」

「……」閻王瞬時抽出了四十米長的魔羅天章。

央妹轉身就跑,速度之快可以躥上天。

只不過沒見到真容,可惜了。

======

雖說閻王賜予央妹半壁江山與平起平坐的特權,但央妹根本就不在乎這些,平日里除了窩在未央宮裡悟劍武刀、調戲風花雪月,再來便是研究些奇奇怪怪的術法陣法,就如同那被她琢磨出來的一堆石頭人,結果央妹看了一眼就嫌棄地丟在了一旁。

踏馬太丑了!貌美如花品味極高的她怎麼可能做出這麼個辣眼睛的東西!

好在那群石頭人無思無想只能靠着咒術才能啟動,不然若知道創造者對它們如此嫌棄,不知會做何種感想……佇守在未央宮的風花雪月四相不約而同地摸上了自己的臉蛋,差點被自己的帥感動得哭出聲。

媽個雞幸好他們長得耐看!

那日央妹呆在未央宮百無聊賴,除了調戲風花雪月還是調戲風花雪月,當然,任何事情都會有厭倦的一天,直到她一臉嫌棄地揮退了自家一幅要哭出來的表情的下屬、接到閻王打發她前往五大晶靈之地的委託,才屁顛屁顛地離開了未央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