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 - 第1章 舊事(2)

瞬化而走。

「師妹!」

蒼追之不及頓下腳步,深嘆了一口氣。雲下窗之事稍待再議,眼前之事最為首要。

只不過自那天起,蒼再也沒有見過雲下窗,然意外的是,他從劫後餘生的玄宗道子口中得知了一些事因。

雲下窗為了掩護後生離開而獨自對上眾魔兵,然不知為何卻性情大變,形似癲狂,不僅如此,就連容貌也變了。

她已識不得眾道後生,亦分不清敵我,刀起刀落之間,只要是擋在眼前之人,盡誅之。

玄宗滅門的確與她無關,但她也間接屠戮了部分玄宗後生,即便這非她所願。

可他又何曾真錯怪過她。

他仍在玄宗等着她回來,亦在等着一個解釋,只可惜的是,自那日起,雲下窗就好像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般,再也尋不着她的任何蹤跡。

多年後他再祭悼同門之時,猛然見到了赤雲染碑前的一束繁花,幽香沁鼻,晨露未乾。

仿若故人曾來過。

但也僅此而已。

那年碑前的繁花爛入泥土之後,就再沒人添上一束新的花束,就如同那人再也沒有出現過。

緣至則聚,緣盡則散,就好似一場夢,醒來後,就什麼也沒有了。

======

雲下窗原名帝未央,屬魔,出身森獄皇族。伊上有兄下有弟,然同母而出的則是多年後吞併森獄各族勢力、讓其等俯首稱臣自諭閻王的長兄。

那時的閻王還年少輕狂,白白凈凈長得也帥氣,沒有鍋底灰,更沒有身披麻布,而且還沒有精分的嗜好。

雖手段殘暴,但仍有那麼一絲拉真真切切的情義,而這份不曾變過的真情全灌注在了一個人的身上。

只是他與那人的相處方式太過奇特。

偏偏那人個性更是倔得可以上天,以至於兩人時常表達兄妹情深的方式便是由口舌之辯過渡到互揍對方。

閻王坐在珈羅殿里,不聲不響地批着奏摺,眼神偶爾瞟瞟呆坐的央妹。

他們皆為一母所出,歷經皇室明爭暗鬥的奪/權,歷經流離漂泊,歷經生死一線,歷經血染皇城,勝者為王。

他自諭閻王,從此以後幾乎沒人記起他的名字,只有閻王二字,且伴了一生又一生。

魔生來便以殺戮為生,但她與他的不同之處,就是太過於心軟。

不過太過心善也不是件好事,無論魔族還是人族永遠都會吃虧,即便是恢復了全部黑暗力量的帝未央。

但這大概不可能。

然這也只是在他的庇護下沒有發生這等事情而已,某日她無意中翻到了記載外境的卷宗,秉着不出去闖蕩一番不罷休的性子攪得皇城天翻地覆,他不耐煩之下便封了她的大部分功體與部分記憶。

未全的功體與缺失的記憶,他認為她能夠就此安分,然卻他失算了。

因為在第二天,閻王就發現自家妹子不見了……不僅探查不到她所到之處,更是與她失去了長久的聯繫,直到多年後那道諭令終於得到響應,雨夜淋漓之時他等回了狼狽不堪的她。

並沒有過於衝動的肢體動作,只有斜睨的一眼,就表達了王者此刻所要說的話。

黑海森獄,從不需要一蹶不振的弱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