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 - 第10章 苦境(2)

手裡的筆給折斷。

九天玄尊:吾徒滿座。

聖無殛:吾徒天資聰穎。

藺天刑:雖未收徒,但昊正五道已有通關者。

尊佛:阿彌陀佛……

「……」我呸!有徒弟就了不起啊!你們給我等着!

他抬眼看着眼前協助他處理宗門事務的白毛青年,卻不吱聲地又收回了視線。青年天賦異稟是沒錯,亦是南修真成員,但畢竟不是自己親傳弟子,還是有點小膈應。這種不爽的心理直至了某年某月某日,某南修真宗主終於翹班跑到外面浪去了,其目的只為尋得一徒,苦境之大,可謂是藏龍卧虎之地呢!於是,便有了開頭的那一幕……

「……」朱明長嬴自覺得膝蓋好疼。他這麼個風流倜儻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大帥哥,居然被這麼個小姑娘叫做採花賊?有沒有搞錯?!然至於他為何會尋上明月愁,是某日途經小樹林旁觀了行俠仗義的偽小姑娘·真千年魔女夜未央·明月愁後,再一段日子下來暗戳戳尾隨觀察打定的主意。

根基不錯,加分。

武骨不錯,加分。

遇事分寸拿捏恰當,加分。

更不錯的是小姑娘那一身凜然道氣熠熠生輝啊~~~朱明長嬴差點感動得雙手捧臉哭唧唧,上蒼對他真是太眷顧了!只是小姑娘怎麼能這樣子說話呢!朱明長嬴輕咳一聲,道明來意。

「小姑娘,吾不是什麼採花賊。此番前來,欲求一緣。」

「何緣?」明月愁一臉驚悚,望向來人。這是……要向她告白的節奏?明月愁猛然搖頭。「不,吾拒絕。」

「哈?」朱明長嬴一時呆住。他似乎什麼都還沒說好嗎?

「吾已心有所屬。」明月愁站了起來,如是道。

「……」朱明長嬴差點一個趔趄。「不,吾不是那個意思……」

不是,是什麼原因讓她有種自己準備向她告白的既視感?!

「那是何緣?」明月愁背上未央劍,雙手環臂問道。

「師徒之緣。」忍住扶額的衝動,朱明長嬴再次開了口。

「……」明月愁沉默了幾秒,再而指着自己。「你說,你要收吾為徒?」

「沒錯。」

「……」苦境人收徒哪時候變得這麼彪悍了?明月愁黑着一張臉,直接拔劍。「收徒可以,但須允吾一戰,若吾輸,便入你門下;若閣下輸了,則反之,如何?」

「哈?有何不可!」

「那就來戰!」明月愁瞬時劍指朱明長嬴,卻驀見對方做出了一個稍後的動作,明月愁頓時眉角跳了跳。「怎麼了?」

「等下,念個詩號先。」

「……」這人有病吧,簡直比她的畫風還有毒!

「問君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道真南宗,清曜太白,朱明長嬴。」

得到了明月愁的回復,詩號吟畢,朱明長嬴開心地開啟全程大爆發,從月明之刻戰至破曉,功體受限還未完全恢復的明月愁終於被朱明長嬴摁在了地上摩擦摩擦……明月愁從地上爬了起來擦擦臉上土屑,睨了處於興奮狀態的朱明長嬴一眼,心想着待功體恢復揍死這貨的念頭,她拍拍衣上塵土,莫得感情地道了一句。

「再問一句,你確定收吾入師門?」

「沒錯!」此刻的朱明長嬴開心得很想轉圈圈,畢竟他撿到了寶貝,這下,可以向好友們炫耀炫耀了。

「你知道嗎?」明月愁豎起食指,在自己面前晃了晃。「上一個收吾入師門的組織,你可知他們如今怎樣了?」

「哦?如何?」朱明長嬴側過頭,看着她。

「團滅了,大概是吾天生帶煞吧,」明月愁聳聳肩,「現在,只剩一棵獨苗苗了。」

「……」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