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霹靂之她被高冷師兄纏瘋了] - 第1章 舊事

曾有段真摯的同門之情擺在吾面前,但吾並沒有好好珍惜,直到失去之時才後悔莫及。

人生最悲哀之事,莫過於此。

若上蒼能再給吾一次機會,吾定不會對小師妹揮起拂塵,即便是迫不得已。

如要在這段感情前面加個期限,吾希望是–永恆。

嗯……大嘎就麥聽作者瞎嗶嗶了,蒼不可能說出這麼煽情的話來,不過心情大致也如此罷。

天波浩渺,焚煙縷縷。靜默的道者指尖撥弦,心緒說不清、道不明。

道魔戰事告終後,他離開玄宗至今多久,雲下窗亦離開多久。那姑娘乍到玄宗之時懵懵懂懂,每日跟在赤雲染身後「師姊」長「師姊」短地膩歪着,人畜無害的模樣倒討人喜。

雲下窗與赤雲染同樣有着一頭銀色長發,人在五顏六色的道子中分外顯眼。

不過聽聞這姑娘記憶缺失,亦無人知曉她之來歷,唯有私下與蒼暗戳戳通過話的宗主摸着下巴一臉擔憂,此娃受封魔息甚濃。

弦首掐指一算測天機,恰好撞見赤星弧過,邪氛擾擾、詭譎非常,當下算了一卦後,驀覺此乃禍星。

禍星現,惑難臨,人間末日矣。

此後日子,弦首依舊眯着眼暗中觀察這隻來歷不明的小師妹,然可惜的是不見燭妹搞大事,唯見昔日軟萌小可愛搖身一變可拖着四十米大刀,一路火花帶閃電,可驚呆了玄宗六弦四奇。

他失算了么?非也。

就在玄宗幾乎盡毀之時,歸返太遲的他只見到那滿目的殘垣斷瓦屍橫遍野,驚怒之餘又聽得刀鋒划過地面刺耳聲響,他倏然回身,那人殺意漫身朝他踏來,足下道骸鋪路。

紅衣銀髮,明月流墜,赤血斑駁,她越過眾多不知是本宗道子還是異度魔物的屍首,一步一步,令人駭然。

她眼底再無絲毫情感,只余深不見底的猩紅,往日白皙的臉上染上道道血痕,不知是來自道子,還是魔物,又或是她自己……

「師妹!」

甫開口,那人煞氣陡增,旋刀逼殺而來。白虹驟然出鞘,冷刃交擊間,蒼思緒瞬轉。

她身上魔煞與異度魔界有些不同,但又不知源自何方,她之狀態,就如失了理智般,見人殺人,遇佛誅佛,刀刀襲來,招招逼命。

蒼未曾見過如此狀態的雲下窗,更沒想過其身上的魔能竟如此強大可怕。

那是一場變調的同門操戈。

天穹忽暗,電閃雷鳴,暴雨傾盆,仿若在為亡者奏響一曲哀歌,但似也在這輓歌中,刀光劍影斬碎了昔日同門之情。

她不認得他,亦不識得他。只有駭人的紅,及置眼前人於死地的殺意。

雨幕淋漓,任冷雨傾瀉澆濕一身,蒼卻絲毫不敢鬆懈。毋論雲下窗是否參與了這場屠戮,亦或是另出有因,目前首要是需將她制服。

蒼心念一定,錯眼剎那,拂塵驟掃,咒術化陣。

「伏天王·降天一·天海白虹現蒼音!」

然那人卻絲毫不懼,舌尖舐過染血的刀鋒,森然一笑。

「碧落千斬·黃泉開道!」

極招衝擊,山崩地裂,戰局剖分之際,雲下窗神態倏起變化。

煞霧漸漸消散,依稀可見昔日那瑕白似雪的道影,但當她將眼神投向蒼之時,驀然慌亂失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