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總裁的私密司機》[女總裁的私密司機] - 第七章 威逼利誘

  李國然的威脅至少還是有用。
  如今的蘇宛若有些搖擺不定,她當然是可以孑然一身,但是對於蘇家卻還做不到完全的漠不關心。
  那裏面始終有她真正所在意的人,比如說自己的母親。
  如果要是真的和李家爭鬥起來,最後自己的家族必定也得不到什麼好處。
  也正是如此,她才覺得自己在這一瞬間陷入到了一種痛苦的焦灼當中。
  「宛若,你要明白,我知道你非常討厭家族裏面摻和你自己的婚事,但是你也要知道,我李國然並不比着一個開的士的差,在選擇伴侶的時候,難道你不應該要擇優選擇嗎?而且再說了,你怎麼就知道跟我生活在一起,就不會比眼前這一個人生活在一起更好呢?」
  「宛若,我們兩家的聯手,必定是會讓任何一個人都感覺到巨大的利益,對於你我兩家和你我二人都好,何必要因為自己的一時任性而讓事情發展到這個程度,你應該知道我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既然我說了一定會讓李家對你們蘇家動手,那你就會明白我究竟在做的是什麼!」
  李國然眼看這時的蘇宛若有些搖擺不定,猶豫不決,眼神一喜,這時又突然開口繼續威逼利誘的起來。
  就在他的話音剛剛落下,而蘇宛若也作不了決定的時候,一道冷漠的聲音卻是忽然傳遞過來
  「不用了,宛若已經是我的人,既然如此,那我便不會讓她從這個地方離開,你也可以完全的死了這一條心了。」
  李國然和蘇宛若尋聲望去,卻見說這話的人是一臉不耐煩的秦安。
  秦安的臉色也有些不爽,自己在這個時候還沒說什麼,其他的人就敢在自己的這個面前喋喋不休了。
  這還真的是給了他臉了不成,而且他的忍耐程度同樣的也是有限的。
  他可不會希望這其中有什麼人這麼的不知好歹居然敢來自己的面前耀武揚威。
  蘇宛若也因為秦安的一句話逐漸的變得堅定。
  她本來就不想去做這所謂的一切,而且她也明白自己面前的這一個李國然並不是什麼好人
  故此,她堅定道:「李公子,這一次我已經決定好了,就像是你所說的那樣,你們李家家大業的,我卻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小女人,無論在任何一個方面都沒有辦法跟李公子你相提並論,既然如此,還是請李公子你先回去吧!」
  李國然立刻發怒:「好好好,蘇宛若,你可真是一把賤骨頭,我好心勸你你不聽,非要我來威脅你,話,我剛才已經說過了,三天之後如果我若是沒有見到你在我想要的地方出現,那你應該明白我所做的這所有一切可不是在跟你開玩笑,你也應該知道我這一次究竟說的是真事,這一次究竟怎麼做還是你自己決定吧!」
  李國然惡狠狠的看了蘇宛若和秦安一眼,目光像是要殺人,但很快,他又轉過身子直接離去了。
  這一次他了解到情況之後顯得更加的憤怒,他沒有想過的是自己的一個這麼大的身份居然還搞不定一個的士司機。
  在臨走之前,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