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君休夫後,狐妖前夫父憑子貴》[女帝君休夫後,狐妖前夫父憑子貴] - 第8章 救他,你我兩清

「走吧姑娘,天帝都被你氣瘋了。」酆都大帝一手提燈,銳利的眼眸斜斜朝下看來。

花九璃一手攬上池子予的腰,朝九重天飛去。

南海龍王初鋒,單膝跪地,看着金光所在之處,眸色晦暗。

流霜看着眼前的景象,心情複雜至極。修仙之人此生所求不過是飛升成神,他如今卻誤入了一場牽扯天界的漩渦之中。

他不僅見到了南海龍王,還見到了九重天兩位至尊,甚至可能見到了酆都大帝,聽到了九重天天帝的聲音。

可他不知道梵山派師弟們的性命,跟青水鎮近五千餘人的性命,在這些神眼裡,到底有沒有重量?

待花九璃沒入幽深的蒼穹,那道渾厚的聲音又響徹在了青水鎮上空。

「本帝會給人界一個交代。」

話畢,金光漸漸褪去,酆都轉身離去之時,身形卻突然頓了一下。

他頗為苦惱地說道:「哎,差點忘了這裡還有個活人……」

他看着地上的流霜,從衣袖綉着的彼岸花上,扯了一片葉子,屈指一彈。

那綠葉破空而來,直朝流霜識海刺去。流霜還沒有來得及抵擋,他如小山般的身影便頃刻間砸到了地上,濺起的塵土撲了還跪着的初鋒一臉。

九重天上,**鈞天的議事殿大門緊閉,樂滄一臉陰沉地坐在上首,看着殿下的花九璃,宴都像影子一樣站在樂滄身後。

酆都大帝跟百里暮雪分別於左右落座,酆都頗為雅緻地品着杯內清露,百里暮雪緊抿着薄唇,死死盯着殿內站着的花九璃跟池子予。

一道鐵鏽般的聲音從樂滄身後傳來:「東海龍王敖戎之子敖斬,二百年前弒父失敗,叛逃人間。今又屠殺無辜民眾上萬人,按律當受千道天雷,毀其神魂,永世不得超生。」

花九璃心中一驚,拉着池子予防備性地後退了一步。

樂滄見狀,輕輕抬手兩指往前一傾,殿內殿外瞬間便被天帝親軍,圍了個水泄不通。

「不是我殺的。」池子予蒼白無力地辯駁道,「人不是我殺的……」

他發梢的白髮,逐漸往上蔓延,烏髮幾乎有三分之一變白了,整個人透出一股詭異的美。

樂滄威嚴的聲音響徹大殿:「來人,送到執法堂,告訴東海龍王,不必來收屍了。」

「樂滄!他本性純良,絕不會做如此違背天道之事!你給我一點時間,讓我查……」

花九璃話未說完,便被一聲冷笑打斷了,百里暮雪鳳眸微抬道:「哦?多純良之人才會弒父叛逃?」

花九璃知她與百里暮雪撕破臉面後,這人恨不得將自己除之而後快,而這殿上之人也都想讓池子予灰飛煙滅。

一條弒父叛逃,被抽筋剖丹的廢龍,於他們而言,無足輕重。隨便殺了,便能對所有人都有了交代。

可對她花九璃而言,池子予是她心死如灰的百年里,唯一的溫暖。

花九璃第一次感到了窮途末路般的絕望,這殿內之人,若是單打獨鬥她或許還有機會帶池子予逃出生天。

可如今定天軍將大殿圍了個水泄不通,殿內之人若聯手將她擒下,根本用不了一盞茶的時間。

哪怕他們不動手,就這樣兩相對峙下去,距池子予體內靈脈燃盡也沒剩多長時間了。

花九璃的手不可控制地抖了起來,似是感覺到了她的不安,池子予輕輕搖了搖她的手,轉頭對她揚起一個明媚的笑來。

花九璃眼底一酸,往日他飯量大,時常吃不飽,她攢夠錢帶他去酒樓吃大餐時,他經常會揚起一個滿足的笑。

不知他今日可曾吃飯,現在是不是餓得很。可她卻沒有能力,帶他去吃好吃的了。

這時,酆都大帝抿了口清露,輕輕放下杯盞道:「九璃帝君若想查明真相,倒也不是難事。」

花九璃一雙眼睛驀地朝酆都看了過去,染上了些許希冀。

酆都大帝極富磁性的聲音說道:「死人,總不會撒謊。」

說罷,他手上出現了一盞漂亮的花燈,燈身四面都綉着彼岸花,瑩瑩星光流轉於花燈之內。

花九璃差點忘了,魂魄往生之前,可被「招魂」。

若魂魄完整,便有機會從從魂魄口中得知它前世之事。

花九璃剛覺得看到了一絲希望,酆都又幽幽地補充道:「可惜啊,這青水鎮的魂魄都被撕成了碎片,無法招魂。」

花九璃的臉毫無疑問地又沉了下去,酆都像是逗她逗上了癮,又開口道:「可本尊也不是普通人,想要還原當時情景,也不是沒有辦法。」

「酆都大帝」花九璃深吸一口氣,閉眼壓下了心裏的怒火,道,「煩請您出手相助。」

如今青水鎮的殘魂在他手裡,花九璃別無他法。酆都聞言斜斜地朝座椅扶手靠去,勾出一絲侵略性十足的笑來。

「今日我本就受天帝所託,渡殘魂往生,修補殘魂頗費心神。九璃帝君,如何忍心……」

話畢,天帝樂滄跟帝君百里暮雪,都冷冷地朝酆都看了過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