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君休夫後,狐妖前夫父憑子貴》[女帝君休夫後,狐妖前夫父憑子貴] - 第7章 你日日夜夜與他一起?(2)

九重天五大帝君之首百里暮雪面前。

他知不知道,百里暮雪一根手指頭,就能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花九璃難得「夫唱婦隨」了起來,哦不對~是前夫君了。

「南海龍王初鋒,追殺邪魔至青水鎮,不料對方實力過強,初鋒拚死相抗,最後與邪魔同歸於盡。」花九璃眸中寒意森森道,「實乃感人至深。」

初鋒神色劇變,她貴為南海之主,平日囂張跋扈慣了。還從未有什麼人敢逆着她的性子來,敖斬便是一個。

她曾贈十條靈脈,只為換他一笑;又曾以百條靈脈為聘,想要抱得美人歸。

可是,敖斬卻從未正眼看過她!

如今,她饞了那麼多年的人,竟然當著她的面,跟花九璃卿卿我我,她如何咽的下這口氣?

她今日本來不僅要將敖斬帶走,還要讓他在她床上求死不得!不料,卻被九重天上下來的兩位帝君攪了局。

她言語無狀,本以為會激得百里暮雪出手對上花九璃,好讓她坐收漁翁之利。

怎會料到,這二人都和離了還沆瀣一氣!

如今,她常年不上九重天,對兩位帝君的敬畏之意並不多。但這不代表他不知道兩人的實力!

九重天上法度嚴明,他們怎敢在此抹殺她?

思忖之間,已有上萬把封星將初鋒包圍。

封星萬刀斬,六界無生魂。她今日要此刀下飛灰湮滅,不留任何痕迹。

初鋒忙從流霜身後走出,乾脆利落地單膝跪地道:「帝君饒命!小神知錯!」

花九璃冷冷啟唇:「晚了。」

百里暮雪如雪中臘梅,立在祭台上,彷彿對一切視若無睹。

花九璃雙手結印,封星之火將黑夜燒得一片蔚藍,幾乎與遠處的海水融為一體。

萬把封星,爭鳴待發,遠處的海水都被激起了數十丈浪花。

卻在此時,一道渾厚的聲音自九天之上傳來。

「小九,回來。」

暗夜蒼穹被一道金光撕開一隅,瞬間如烈日般撒向大地。

遮天蔽月的烏鴉在這金光下,來不及慘叫便化作飛灰。青水鎮近五千慘死的鎮民,連同祭台上的白骨化作星星點點的熒光朝天空飛去。

熒光星星點點最終匯聚到了一盞燈里,提燈之人一身暗黑錦袍,綉着艷麗詭異的彼岸花,腰間束着白骨製成的腰帶。

來人竟是幽冥地府的掌權者——酆都大帝

他身邊,還立着一位被帷帽蓋住了半邊臉的飛雲閣閣主——宴都

酆都大帝暗黑錦袍無風自動,衣袖間一朵含苞怒放的彼岸花,像突然活了過來似的,快速舒展枝葉,悄然綻放開來。

酆都將那支本來綉在衣袖上的彼岸花,摘了下來,隨手朝下一拋。

漫天花瓣如細雨般紛落而下,觸地即化於無形,綿延百里只留芳香遍地。

將青水鎮久久不散的血腥戾氣全部沖刷了乾淨,本如人間地獄的小鎮,瞬間變得風清月明,生機勃勃。

九天之上,那渾厚的聲音又一次響起:「小九,速回。」

花九璃抬向天空,將池子予又往自己身邊拉了拉。百里暮雪深深看了她一眼,化作紅光消失於蒼穹之上。

「九璃帝君,請歸位。」宴都鐵鏽般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