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君休夫後,狐妖前夫父憑子貴》[女帝君休夫後,狐妖前夫父憑子貴] - 第7章 你日日夜夜與他一起?

花九璃一直牽着池子予的手,感受到對方身體猛地一顫,於是轉過頭去,看向神情還有些恍惚的池子予。

「子予,你告訴我,人是不是你殺的?」花九璃眸色深沉如墨,一瞬不眨地看着他的眼睛。

「不是!」池子予說著,豆大的淚珠便砸了下來,整個人透着一股要被人遺棄的絕望。

花九璃一手為他把眼淚拭去,輕輕說了聲「好」。

池子予定定地看着花九璃,一雙絕美的眼裡,終於灑進了一點星光。

百里暮雪看着花九璃為池子予擦眼淚的手,冷然開口:「既然證據確鑿,想必九璃帝君必不會徇私。」

花九璃收手看向百里暮雪,道:「何為證據確鑿?你們說山谷中的白骨是二百年內,累積而來。這一百年我都與他在一起,從未見他害人性命,本帝君當為人證!」

百里暮雪臉上血色褪了個乾淨,蒼白緊抿的唇微顫,眼神死死地絞着花九璃,恨不能用眼神將她戳出幾個洞來。

「哦?九璃帝君難不成,日日夜夜都與敖斬在一起?」初鋒言語輕佻道,「不然怕是不能為人證吧。」

花九璃眼神如利劍般刺向初鋒,一身威壓外放,將初鋒額前都逼出了道道青筋,那性感的烈焰紅唇都黯淡了幾分。

在初鋒身邊受到些許牽連的流霜,扛不住帝君之威,半跪着吐出一口血來。

流霜如山般高大的身軀,半跪下來竟然跟初鋒差不多高。

初鋒竟還挑逗意味十足地,摸上了流霜的耳垂。

那如鋼鐵般的男人,受驚般地猛然轉頭看向初鋒,正對上初鋒朝他吻來的紅唇,一下子怔愣在了當場。

偏偏花九璃的滅頂威壓又讓他無法動彈,初鋒在流霜唇邊吻了一會後,媚眼如絲地看着他道:「不用謝……」

流霜只覺渾身威壓,驟然減輕,這位叫初鋒的神君,剛剛竟是為了幫他。

可即便是幫他,也不能……流霜只覺得自己現在整個耳朵都在發燙。

初鋒抬頭朝花九璃一笑:「九璃帝君還沒回答小神的問題呢~帝君可是日日夜夜與那敖斬在一起?」

花九璃咬牙道:「是,這百年,本帝君日日夜夜與他在一起!」

「花九璃!!!」百里暮雪猩紅着眼,那神情幾乎要將她打碎骨頭吃了。

初鋒綻開一個輕佻至極的笑:「九璃帝君的風流韻事,小神多有耳聞。沒想到帝君如此生猛,小神甘拜下風。」

初鋒此人雖為南海龍王,但生性暴虐荒淫,帳下有五位侍君不說,平日里興緻來了,被弄到她床上折騰死的神君也不在少數。

她當著花九璃的面,說「甘拜下風」,實在是……

不料,她還沒完,又恍然大悟般繼續道:「哦~想必這便是兩位帝君『和離』的原因了?」

雖然她將「休夫」說成了「和離」,一句話仍然將在場的所有人,都惹得變了神色。

池子予也驟然抬起頭來看向花九璃,將她的手握得更緊了。

百里暮雪垂眸冷笑,將弒神鞭一揮帶出陣陣電光道:「初鋒,你當真以為頂着南海龍王之名,我便殺不得你了?」

流霜聞言,竟不自量力地擋在了初鋒面前,大山一樣的身軀,將她擋了個嚴嚴實實。

初鋒看着眼前的魁梧的身影,有一瞬間怔楞。他竟以血肉之軀,擋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