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君休夫後,狐妖前夫父憑子貴》[女帝君休夫後,狐妖前夫父憑子貴] - 第6章 屠盡青水鎮(2)

花九璃瘋了似的擦着自己沾血的手。

「我怎麼可能殺小石頭,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池子予瘋狂地擦着手,幾乎要將手揭下一層皮來,「小石頭、杜大媽、張大爺、明書……不可能的。」

初鋒嗤笑一聲道:「敖斬,你還想狡辯?這鎮上之人無不被抽了脊柱,你之前被東海龍王抽了龍筋,便想借萬人之力,重塑龍筋。」

池子予擦手的動作猛地一僵,百里暮雪轉頭朝他看去,問道:「你竟是東海龍王之子,敖斬?」

花九璃走到池子予面前,想要將蜷縮在地上的池子予拉起來。一陣腥臭的風吹過,池子予的頭髮纏到了花九璃的衣袖上。

花九璃的手驀然一頓,看向眼前之人。池子予的頭髮已經從發尾處開始變白,因他穿了月白色的衣衫,此前並不明顯。

可當雪白的發梢纏到花九璃玄色衣袖上時,卻刺目得很。

初鋒又道:「九璃帝君是不是好奇,一個毫無靈力之人,如何屠殺了四千九百多人?」

花九璃不顧他人眼光,徑直將池子予拉了起來,緊緊拉着他的手,將他護在了身後。

百里暮雪握着弒神鞭的手,用力到關節都泛着白。

初鋒見狀,挑了挑眉繼續道:「九璃帝君與敖斬關係親密,必然知道他體內還有一道深海靈脈吧。」

她將「親密」二字咬得極重,性感的眼眸朝百里暮雪瞥去,恰巧撞上對方看過來的幽幽冷光,將她凍了一個寒顫。

百里暮雪道:「他將深海靈脈燃盡,壽命如同即將燃盡的火燭,又有何意義?」

在一眾大神堆里當背景板的流霜,終於開口道:「他已完成萬人祭,只差一步便能重塑筋脈。」

花九璃、百里暮雪、初鋒同時看向他。

被三個大神同時盯着,哪怕他離渡劫化神只有一步之遙,流霜依舊感覺到了一股來自上位者的威壓。

流霜恭恭敬敬地將自己的來歷,來此地的任務,調查的發現都講了出來。

原來,梵山派之前在一處山谷里,挖到了一個滿是白骨的屍骨堆,後面又陸陸續續地在附近的山谷里找到了更多的白骨堆。

這些屍骨加起來,足足有五千多具,死者均被人抽了脊柱,死亡時間正好是在池子予來青水鎮的這兩百年內。

他們今日收到梵山派弟子唐寧的求救信號,匆匆趕往海邊竹屋,親眼看到唐寧慘死池子予之手。

梵山派弟子欲將池子予擒拿,無奈除流霜之外全部慘死。

流霜逃脫後本想回梵山派求救,半路卻遇上了初鋒一眾。

「死者已達萬人,若不是被……」

流霜看向初鋒,恭恭敬敬行了一禮,道:「若不是被這位神君阻止了,此刻他早已煉化萬人之骨。」

初鋒朝小山一般的流霜拋了個媚眼,對方急忙將頭垂得更低了。

「敖斬在我南海地界,屠戮凡人,罪不容誅。」初鋒道,「人證物證俱在,九璃帝君不如將人交給我南海處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