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君休夫後,狐妖前夫父憑子貴》[女帝君休夫後,狐妖前夫父憑子貴] - 第6章 屠盡青水鎮

花九璃抬眸看向他,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中全是警惕。

這時,她懷裡之人卻顫顫地開口:「九璃,小雞崽全被踩死了,再也不能下蛋了。你說要等它們下蛋了才會回來的,可它們全死了……」

花九璃鼻尖湧上一股酸澀,擁着池子予的手緊了緊,輕輕哄着他說:「我這不是回來了?誰踩死了你的小雞崽?」

懷中之人抖了下,似是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良久才說道:「杜大媽女兒的夫君的弟弟。」

池子予向來記不住那些無關緊要的人的姓名……

花九璃俊眉微蹙,是那個曾挑釁他們的唐寧?他雖是修行之人,可要想破開她走前留下的結界,至少要等到下輩子才行。

那到底是誰,破了結界?

「他他……他說要我,要我雌伏於他,便來撕我的衣服……」池子予抬頭看向花九璃,慌亂地說道,「我我我……不知道怎麼了,就失手殺了他。」

百里暮雪目光如鉤,看向池子予的臉,待看清後他眼眸一頓,胸膛劇烈地起伏着,似是壓下了熊熊翻滾的怒意。

他難以置信地看向花九璃,一雙眼剮着她,冷冷開口:「他是二百年前南風館的小侍?你與他,你與他竟……」

「南海龍王初鋒,拜謝百里帝君救命之恩。」

一道性感的聲音響起,青龍從天而降,落地後又化為人形。

只見初鋒那一身紫衣,早已被山體劃得狼狽不堪,裙擺裂開直接開到了裸露的大腿處,更顯嫵媚。

她臉上也多了幾處劃傷,眸色陰狠,幽幽地看了花九璃一眼,整個人透着一股暴虐的性感。

百里暮雪並不理會她,只是眸色晦暗地盯着祭台上的兩人,連眼角都開始泛紅。

花九璃也並不曾理會百里暮雪,盯着池子予問道:「然後呢?然後發生了什麼事情?」

「然後他殺了我梵山派弟子,又屠盡了青水鎮。」一道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如小山一般魁梧的流霜,渾身是血地走了過來。

流霜被花九璃初來時的一擊,直接砸到了千丈之外的一處假山上,假山被擊得粉碎,他五臟六腑都受了重創,調息良久才站了起來。

初鋒帶去的精兵們,現在還全都昏迷着。

他心知出手之人有驚天動地之能,恐非凡間能有。此人也許來自多少修仙人士終其一生所嚮往之處——飛升成神,直通九天。

這場屠殺已經不是他能「調查」的了。

待他看清祭台上的花九璃之時,眼中閃過一絲訝然之色。

是那日他在酒樓遇到的小花姑娘,她此刻一身玄衣,渾身肅殺之氣。

那日小花姑娘身邊的公子戴着面紗,流霜並未能見其真容。如今看來,那公子便是這場屠殺的罪魁禍首了。

「不是我!」池子予神色慌亂,抓着花九璃的胳膊解釋道:「那人死後,我意識就陷入一片混沌,再清醒過來之時,已然在這祭台之上!」

「九璃,你信不信我?」池子予絕望地幾乎哭了出來,他猛地鬆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