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君休夫後,狐妖前夫父憑子貴》[女帝君休夫後,狐妖前夫父憑子貴] - 第4章 放你們雙宿雙飛

聽到她的話後,他有些氣急敗壞,急道:「什麼勾引?明明是你……是你先來招惹我的。」

是啊,是她不知死活地追了他上萬年,丟了一顆心。

花九璃看向朱天的方向,漠然說道:「哦對了,百里帝君最近,可有去見你那小金絲雀?」

話畢,百里暮雪瞬間變了神色,他看了一眼朱天的方向,沉着臉問道:「你把她怎麼了?」

花九璃看了下遠處,她與百里暮雪動手,九重天為之一震。不少神君聽到動靜,都紛紛朝此處趕來。

她能感覺到胥音跟樂滄的氣息,越來越近。

「百里暮雪,今夜子時,聖台處我們做個了斷。」

花九璃一手輕輕摩挲着手腕上的玉鐲,想起了還在青水鎮等自己回去的池子予。

不知道他今日是否有好好吃飯,他養的小雞崽是否又長大了一點。

他是否數着日子,盼着她回去?

誰能想到,那個曾經在南風館,被她摔碎了一身傲骨的東海廢太子,在她最絕望的時候,陪了她百年呢?

九重天的聖台懸浮空中,呈八角星形,聖台周邊圍繞着81座擎天之柱,聳立雲霄之間。

那是他們舉行大婚典禮的地方,她想在那裡為二人做個了結。

「好……」百里暮雪長身鶴立,輕聲道,「只要你別傷她,要我怎樣都行。」

花九璃看着他消失的方向,心裏無痛無覺,只剩麻木。

她想,對一個人心死如灰,大概就是這樣吧。

「花九璃!發生何事?」

遠處傳來了胥音焦急的聲音,隨後而來的,還有眸色沉沉的樂滄以及一眾神君。

花九璃伸出手,俏皮地跟大家打了個招呼,道:「抱歉,出關之後,小試身手,驚擾各位了哈哈哈哈。」

……小試身手,就搞得九重天震蕩?

眾神無不敢怒不敢言,暗道這小祖宗真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樂滄將視線移到她手腕的玉鐲上,那是很久之前,他送她的護身法器。

如今她身上只剩一隻,還是一隻滴了血的玉鐲。

這種玉鐲,對如今的花九璃而言,作用並不大。

看來,她是將另一隻送人了,還以血為媒,將兩隻玉鐲連接到了一起。

是誰讓她如此上心?樂滄皺了皺眉,對花九璃的「多情」頗感頭疼。

眾神腹誹着悄然散去,樂滄深深看了眼花九璃道:「想試試身手,不如去陰骨淵。」

花九璃一聽「陰骨淵」三個字,立刻將腦袋耷拉下來了。

天界人人都知道,花九璃是天帝樂滄不知道從哪裡撿回來,掛在他腿上撒着嬌長大的。

他們卻不知道,花九璃還是個娃娃的時候,就被樂滄一腳踢到陰骨淵里去,為了活命,終日廝殺。

那時的她,想吃塊糖都是奢望。

隨着她修為越來越強,她在陰骨淵廝殺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直到有一次她跳下陰骨淵時,陰骨淵下以煞氣為食的妖魔鬼煞們,見了她就像見了閻王爺一樣。

慢慢地,敢來此處的妖魔鬼煞越來越少,陰骨淵只剩下難以消散的滔天煞氣。

煞氣不同於妖魔鬼煞,它不死不滅,只漲不消。縱使花九璃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