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君休夫後,狐妖前夫父憑子貴》[女帝君休夫後,狐妖前夫父憑子貴] - 第1章 花九璃休夫

花九璃追了那宛如天山雪蓮的百里暮雪上萬年,終於將人追到手了。

可大婚不過二百年

她又將人休了

眾神無不嘖嘖稱嘆

這花九璃好色成性,將人吃干抹凈後,時間久了,便膩了。

此時,鈞天的議事大殿無嗔殿里,眾神趕集一樣熙熙攘攘地聚在一起,嘰嘰喳喳地談論着什麼。

陸續還有騎着麒麟的,駕着鳳凰的,御着神劍的……神君們匆忙趕來,看那慌張的神情,好像是生怕錯過了什麼大事。

有些神君一進門就扯着相熟的同僚大聲吼道:「怎麼樣?宣布了嗎?我不會來晚了吧!」

待看到大殿上首角落裡那一抹赤紅之色時,卻識趣地放低了聲音。

也不怪眾神眼神不好,這百里暮雪向來清冷,偏愛銀白色衣衫,不知道怎的今日卻穿了一身大紅。

百里暮雪似是坐在那裡很久了,很少穿紅色的他,身穿了件紅色龍鳳紋雲袖錦袍,腰間系著玄色龍鳳紋金縷帶,瞧着像是兩百年前大婚時的禮服。

奪目耀眼的紅搭配着右眼角硃砂色的淚痣,襯得他的臉色更加蒼白。

他烏黑的頭髮用一根紅色連理紋鑲金髮帶高高地束着,垂下來的髮絲遮住了眉眼讓人看不清神色。

只見他低着頭,彷彿在看着手裡握着的杯盞,可那杯子里的茶早就沒有絲毫熱氣了,他周身也彷彿凝成了寒霜,與這熙熙攘攘的大殿格格不入。

不多時,大殿上首的五位帝君位已經坐了四個人,掌管西方魭天的帝君溫雨初、掌管北方玄天帝君胥音、掌管南方炎天帝君司寇舟,神態各異。

上次天界有如此盛況,還是天帝樂滄的十五萬歲生辰。

除了上首的四位帝君,眾神君個個神情興奮,熱鬧得像是家家生了個大胖孩子。

「哎呀,萬萬沒想到啊,我當初可是押了九璃帝君跟胥音帝君的呀,沒想到九璃帝君跟百里帝君突然大婚了!

更沒想到的是,這才剛過了兩百年,兩人就過不下去了啊!」

一位神君憤憤不平地說道,神色中滿是下注輸了的不甘。

另一位神君一邊磕着靈果一邊不屑地覷了他一眼。

「你這個萬年老處男懂什麼!花九璃調戲過的神君,能從這無嗔殿排到百里帝君的風靈殿了。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得到了之後指不定就發現,還是外面的野草香呢!」

「對的對的,我有個要好的神君,還曾被九璃帝君在宴會上調戲過,他的衣衫還被帝君撕破了,那晚還是披着九璃帝君的披風回去的。」

一位神君說起這段情節,眼睛灼灼發亮。眾神君瞬間被他吸引過去了,小神君也很驕傲自己貢獻了個大瓜。

下面竊竊私語聲越來越多,上首落座在角落裡的百里暮雪,不知道聽到了什麼,握着杯盞的手抖了一下。

一瞬間,上好的白玉盞無聲地化成了齏粉,消散不見。

他長長的睫毛垂了下來,掩盡了眼底莫名的神色。

「眾神久等了,為了小九的事,還特地跑一趟無嗔殿。」

冷冽的聲音透着萬鈞之力穿過大殿,把所有人凍了一個激靈。

再抬頭看時,天帝已然落座主位,天帝樂滄一現身,威壓毫不掩飾地外放。

他今日穿了一身金絲滾邊墨色暗紋袍,一雙星辰般明亮的眸子幽幽地掃了眾人一眼,寒意猶如深不見底的潭水。

竊竊私語的眾神君瞬間靜默,紛紛運起靈力,生抗住這天帝之威。

有些修為較低的天仙境、真仙境神君嘴角都泛起了血色。

「樂滄,你今日這身衣服真好看,襯得你越發器宇軒昂了。」

伴着一絲輕笑,眾人身上的威壓驟然減輕,一個身穿霜白色戰袍姑娘走了進來。

她衣襟和袖口處綉着靛藍色的騰雲祥紋,隱約還沾了幾滴血色。

烏髮用一個鏤空雕花金冠高高地束着,隨着她進來的動作左右晃着甚是俏皮。

一段紅繩在她的脖頸間,若隱若現。

眾人不用看,就知道這位是誰。

整個天界,敢不尊稱樂滄為「天帝」,還敢打趣他的,也只有帝君花九璃了。

九璃眉如墨畫,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鑲嵌在如玉般的鵝蛋臉上剔透如璃。

要不是她周身殺氣太重,很難想像這其實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殺神」。

偏偏這個殺神眉眼桀驁,卻又顧盼多情,讓人感覺危險又魅惑。

身後隨她一起進無嗔殿的,還有十數個戰甲閃着森森寒光的將士。

他們個個帶着濃重的血腥味,彷彿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

百里暮雪從九璃出現的那一剎那,便猛然抬頭。

古井無波如一灘死水的眼裡,像是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