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女主反抗了》[虐文女主反抗了] - 第9章 黑化了(2)

點把以瓊吵醒。」

衛·勇於認錯·長·堅決不改·縉:「我錯了,老婆想你了。」

(開玩笑。小·嬰兒·以瓊全天都在睡覺,要是顧及這個,豈不是一整天都沒辦法聯繫媳婦。)

言婉被逗笑了,卻還是忍不住變臉嚴肅回懟:「衛先生,容我提醒下,你出門工作還沒有滿兩個小時。」

「衛太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兩小時對我來說就是小半年了!」衛長縉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的模樣還挺唬人,像是在談幾十個億的生意。

言婉聽着自家老公胡攪蠻纏的話,眉眼彎彎爬滿了笑意。

直到言婉隔空親了親他,才哄得衛長縉同意掛斷視頻。

而剛掛斷視頻的衛長縉,下一秒就推開了花店的門,親自為衛太太挑選花兒。

生活中的小浪漫被他拿捏的准準的。

衛長縉抱着一大束康乃馨剛進門

就被等候已久的言姝攔了下來:「姐夫,你回來了」

衛長縉面色冷淡的點點頭。

「好漂亮的花,是送給姐姐的?我幫你插起來。」言姝嬌俏的向衛長縉示好。

(此時的她已經做好打算,

哪怕姐姐沒有死,她也可以慢慢接近姐夫。利用姐夫的權勢達到目的。

姐姐溫婉賢淑,她驕陽俏麗,拿下姐夫是遲早的事。

她可不信衛長縉真的是柳下惠!

雖然這樣做對不起姐姐,但幫姐姐認清人心也是好的)

說著,就要上前接過衛長縉手裡的花。

此時的衛長縉被這隻攔路虎打攪,隱隱有些不耐,卻還是秉承一貫的紳士修養:「不必了。」

說罷,就抱着花上樓去看言婉。

言姝望着衛長縉離開的背影,暗自打氣,住在這兒,總會有接近他的機會的。

——晚飯時間

言婉在房間里吃着月子餐。樓下餐廳用餐的只有衛長縉,以琛和言姝。

胖娃娃:【宿主,重生女登堂入室了,這不就是一家三口嗎?】

以瓊:你是言婉的毒唯嗎?

【當然不是】

【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

【三觀比較正的社會主義接班人】

胖娃娃扭着小屁股 十分驕傲

以瓊看着胖娃娃扭得那兩下,可愛極了,

正想調侃幾句,

突然想起來 自己現在的模樣。

頓時破防了……

以瓊:言姝想要與父子倆打好關係,必是有所行動。盯着點。

說完繼續emo…

四歲的小以琛就餐禮儀很好

像極了縮小的翻版的衛長縉。

雖然家裡沒有食不言寢不語的規矩,但沒有言婉在,父子倆人倒是一致的沉默。

不出所料

言姝打破了這安靜的場面

叫以琛多吃點,還用公筷夾了塊紅燒小排給以琛。

以琛懂事的說:「謝謝小姨。您也多吃點,杳姨做的飯可好吃了。」

胖娃娃:【宿主,言姝下一步是不是該給你爹夾菜了】

以瓊突然哭嚎,

位面穿梭多年讓以瓊的哭聲加上了靈魂之力。

聲音穿透了隔音極好的嬰兒房,

響徹整棟別墅。

也再次打斷了

言姝準備接近衛長縉的計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