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愛:薄少深深寵》[暖婚蜜愛:薄少深深寵] - 第八章 和她在一起的是我

  顧芳的話引來賓客們的紛紛議論,不少冷漠和厭惡的目光在林依然身上停留。
  靈堂上擺着爸爸的遺照,不遠處大叔的目光淡然無波。
  像是無形的支撐。
  她沒有做過,那些都是假的。她的爸爸深愛着她,車禍只是意外,這些都是顧芳栽贓的借口。
  林安然深深呼出口氣,攥緊拳,對上顧芳凌厲的眼神,不退不讓:「顧芳,你敢當著爸爸的遺像發誓,你說的都是真的,沒有一句捏造污衊嗎?」
  她的聲音鏘然有力,眸底一片乾淨。
  賓客的議論聲平息,似乎等着看好戲。
  顧芳別開眼,心虛的不看她的目光,身子面向眾人,梗着脖子道:「我說的都是事實!」眸子一轉,又掩鼻假哭起來嚷道:「哎喲,林依然你這個死丫頭,你爸爸都死了,你還要拿他來作妖,你的心不會痛嗎?」
  林安然也走上前附和:「就是,妹妹,不是我說你,你害死了爸爸,還想大鬧靈堂,讓爸爸死都不得安寧嗎?」
  母女兩人惺惺作態的模樣讓林依然恨不得吐出來,她被顧芳母女趕出林家,被林安然趕出公司,未婚夫倒戈相向…
  可這不代表她就真的可以任人欺辱。
  尤其是還當著她爸爸的面。
  幾步外,薄臣赫見她目光純澈,直視着所有的懷衣和詆毀,最後目光落在顧芳身上,不屑的笑了笑,一字一頓道:「你不敢是不是,我敢!」
  她挺直腰板走到靈堂中間,微微舉起右手,眼中有淡淡的淚光「我可以對着爸爸起誓,我從未行過不端之事,顧芳說的一切都是捏造和構陷,如有妄言,讓我不得好死。」
  像一塊水晶發著光,薄臣赫凝視着她,忽地挪不開眼。
  她穿着一身黑衣,本就純真貌美,眼中沒有一絲邪念,話一說完,賓客們都紛紛起了疑。
  「難不成,真是顧芳陷害的、」
  「繼母心思,誰知道呢,再說現在林氏不是落到了顧芳他們手裡了嗎?這孩子也是可憐。」
  「哎,林總去的突然,連這麼個女兒都要被欺負。」
  話里話外,雖不曾指名道姓,但字裡行間都是對顧芳的譴責。
  顧芳冷笑聲,以為這樣幾句誓言就能擺脫氣死親生父親的罪名?
  「林依然,這麼幾句輕飄飄的話就想糊弄在場眾人?那這些照片上的是什麼?難不成照片還能作假嗎?」
  她從抽屜里取來一打照片,甩在林依然的身上。
  正是那日看到的那些淫穢不堪的圖片。
  掃過那些圖片,薄臣赫的眼裡浮出一絲薄冰,有冷厲的氣勢散發出來,像是被惹怒了的獅王,恨不得下一秒咬斷敵人的喉嚨。
  他凝着林依然*的小臉,此刻面色微微發白,卻依然鎮定。
  身後的黑衣人上前輕聲問道:「先生,用不用….?」
  薄臣赫微微搖了搖頭。
  再等等。
  而賓客門窺見照片里的情形,紛紛被驚住。
  沒想到眼前看似清純的女人私下這麼放蕩,半分名門淑女的樣子都沒有。
  眼中的厭惡與嫌棄,不喻言表。
  有和林父交好的賓客忍不住朝林依然辱罵道:「我真替老林心痛,怎麼養出個你這樣敗壞門風,不知廉恥的女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