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愛:薄少深深寵》[暖婚蜜愛:薄少深深寵] - 第七章 是她氣死了顧總

  捏着手中的葯回到家中,林依然不知道是該誇這個狗男人貼心還是該罵他*。
  竟然特意給她買葯送了過來!!!
  想起男人俊美的容顏,林依然吃下藥,忍不住嘟囔了句:「大叔可真是個神經病。」
  簡歷推過去後,一連兩天,林依然都沒有收到消息。
  林氏的封殺必定對這次集體培養有所影響。
  但眼下林依然沒有心思擔憂這件事,今天是父親去世的第三天,也是父親的葬禮。
  不論如何,她要趕去參加。
  換了身純黑色的長裙禮服,連妝都沒化,趕到林家別墅。
  半小時後,林依然從的士中走下來,急忙朝林宅走去。
  但剛走到門口,就被保安攔下,「林小姐,您不能進去。」
  「為什麼?」林依然一愣,蹙眉問道。
  「不好意思,這是顧女士的命令。」
  雖然知道這一趟一定不順利,卻沒想到會被攔在門外,原本自己的家,如今卻連進都進不去。
  林依然吸了口氣定聲道:「我是林家的二小姐,我要去拜祭我的父親,我憑什麼不能進去。」
  保安不為所動,輕蔑地笑道:「您已經不是了。」
  她的確不是了。現在的林家,已經是顧芳和林安然的了。
  可是…
  眼見時間將近,林依然咬着唇祈求道:「求求您,讓我進去拜祭下,我就離開,我不會給您添亂的。」
  保安還待說些什麼,此時,身後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怎麼回事。」
  這聲音…
  林依然轉過身,見到薄臣赫出現在她的身後,竟少有的放下心來,有些驚喜地喚道:「大叔!」
  她穿這身黑色長裙,不施粉黛,膚色*乾淨,嬰兒肥的臉上綻放出一抹明媚的笑意,眼睛更是亮若星辰。
  他心頭一動,喉嚨滾動,應了聲:「嗯,怎麼了。」
  林依然聲音不可察覺地帶了幾分委屈:「我想參加爸爸的葬禮,但,我進不去…」
  薄臣赫眸色幽冷,睨了眼保安:「是嗎?」
  男人面色平靜,眼中卻帶着葳蕤凌厲的鋒芒。
  保安一時被他的氣勢震住,又想起顧芳的叮囑,梗着脖子不服氣道:「這..這裡是林宅..夫人說了不讓這個女人進,難不成你們還想..私闖民宅?」
  薄臣赫眯着眼打量了他一眼,面色平靜,朝身後的黑衣保鏢使了個眼色。
  黑衣保鏢立刻會意,走上前在保安驚恐的目光里,將保安架起丟到一旁的角落扣住。
  保安被扣住,慌亂地舞動着手腳反抗,大嚷道:「你們做什麼?竟敢私闖民宅..信不信我報警?」
  薄臣赫不再理會他,轉向一旁的林依然,語氣不自覺地變和緩:「還不跟在我後面?」
  林依然眼睛一亮,不自覺地拽着他的衣角,跟了上去。
  見薄臣赫兩人走進了林宅,黑衣保鏢這才鬆開了保安,他憤憤不平惡聲道,「你們這群人攪亂葬禮,我一定要讓夫人報警把你們趕出來!」
  保安還想追上去,這時保安隊長匆匆趕來,瞥見走進去的薄臣赫衣角上獨特的雲紋標誌…
  他吸了口氣,趕忙攔住不知死活的保安。
  抬手給了他一棍,臉色難看地怒斥道:「瞎了你的狗眼,薄家的人你都敢攔,我看你是活膩了!」
  又對着黑衣保鏢堆着笑:「是他不懂事,瞎了眼,還請薄先生不要計較。」
  薄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