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愛:薄少深深寵》[暖婚蜜愛:薄少深深寵] - 第四章 舊宅

  「先生,林小姐在大門口嚷着要回去。」保鏢低垂着頭,恨不得對方看不見自己。
  薄臣赫緊抿着唇,咬牙切齒:「派人送她回去!」
  臨風地處偏遠,距離薄家更是一個南一個北。
  林依然想在僻靜的薄家打車回臨風,幾乎是不可能,薄臣赫雖然被這個女人氣得不行,但一想到那雙委屈難過的眼睛,他就無法抑制地感到煩躁。
  「原來是你這個禽獸!誰想爬上你的床,明明是你纏着我不放,你這個流氓、混蛋!我要告你…」
  腦海中忽地閃過她咒罵的話語,薄臣赫腦中生起一個念頭。
  難不成,那晚的事,她真的不是自願的。
  想到這個可能性,薄臣赫的心情更差了,他皺着眉冷冷吩咐:「去,給我查清楚林依然那天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
  「是,先生。」
  林依然是坐着薄家的豪車回去臨風的。
  臨到宅子門口,林依然鼓着腮命令黑衣大漢們停了車,
  她剛到舊宅門口,就見原本積滿灰塵的宅子里明顯有人生活過的痕迹。
  這是,遭賊了。
  林依然一驚,急匆匆走上前,掏出宅子的鑰匙,還沒推開門,就聽到有什麼聲音。
  「唔–慢點—-」
  柔媚的聲音伴隨着男人粗喘的氣息,從屋內傳來。
  林依然握着鑰匙的手一抖,推開門的一個縫隙,幽暗的光里的景象讓林依然整個人都要氣炸了。
  ……
  臨風的這套別墅是她媽媽死前留給她唯一的遺物,也是她和爸爸媽媽在一起最重要的紀念,一直以來是她最寶貴的財富。
  但她沒想到,竟然有人在這座她和爸爸媽媽一起生活的宅子里做這樣齷齪的事。
  林依然一把推開門,直直闖入宅子中,如火一般的憤怒燃燒着她,她一把扯過正沉浸在**中的女人頭髮。
  「誰允許你在這間房裡做這種事的…慕瑤?」
  林依然一愣,她還以為是哪個偷情的男女,沒想到卻是媽媽曾經資助過的學生。
  只是她印象里,慕瑤一直聽話懂事,怎麼會突然變成這副樣子。
  她的疑惑還沒解開,女人甩了甩頭髮,扯過薄薄的被單蓋在自己和男人身上,肆無忌憚地打量着林依然,語氣輕薄:「你怎麼在這?」
  林依然險些要氣笑了。
  這明明是她媽媽留給她的房子,到了慕瑤的口中,彷彿她鳩佔鵲巢一般。
  「這句話該我來問才對,你哪來的房子的鑰匙?」
  「當然是老師送我的。」慕瑤眉目中有幾分得意,拿出枕邊的鑰匙轉了個圈:「老師送給學生禮物有什麼不對嗎?」
  林依然看着她嫵媚地掀着唇,衝著身邊的男人送了個眼波,憋紅了小臉,強忍着怒意:「媽媽給你鑰匙,不是讓你在這個地方做這種事情!你這樣對得起媽媽嗎?」
  一想到慕瑤和這個男人在媽媽曾經生活的地方……林依然下意識地覺得噁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