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c怎麼又被我嚇裂了》[npc怎麼又被我嚇裂了] - 第8章 尊老愛幼是良好品格(2)

應時,對方的手指已經碰上了自己的臉。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臉皮,被那個人揪起來、掐了一下。

「有點皮。」楚天說著,迅速地退到了廁所之外,「第二次測試,我吃飯去了,拜拜。」

說完,他急匆匆地跑走了。

林槐:……我看你是非常皮。

待眾人離開,林槐依舊站在血案發生的廁所里。他微微眯起眼,開啟了陰瞳。

任何死亡都會遺留痕迹,循着陰氣的指引,他看到女孩死前最後的場景。

驚恐萬狀的女孩坐在馬桶上,頭仰到極限,眼睛裏映照出一片模糊的陰影。

她的手上……有兩個手機。

兩個手機?

一隻手卻在這一刻拍到了他的肩膀上:「怎麼還不去吃飯?」

林槐回頭一看,是楚天,這貨不知道為什麼,又跑了回來。

「所有人都下去了,就差你一個。」楚天舒聳聳肩,「所以我是來……」

「關心我?」林槐用眼角瞟他。

楚天:「不,我是來問你還吃不吃了。不想吃的飯可以給我。」

林槐:……你這個飯桶。

他隨口應了聲好,便跟着對方下樓。或許是多年以來的職業習慣,他下意識地跟在了楚天的身後,腳尖踩着他的影子——這是鬼上身最容易的姿勢。

「其實我一直很好奇,」楚天雙手插着兜,走在他前面,毫無防備地說著,「你看起來是個新人,滿嘴胡說八道,但總是能說到點子上。然而在你剛剛在廁所里的發言中,又體現出你專業的素養。就好像你曾親自見過那些鬼物一般。呵呵,你的表現很讓人很難相信,你是第一次參加,不,甚至讓人很難相信,你是一個普通的人類。」

林槐跟在他身後,笑了一聲:「所以呢?你不是說,你已經放棄了對我身份的猜測……」

「我只是說,我放棄了『你是這場遊戲中的鬼』這一猜測。」楚天淡淡道。

林槐:……

「我沒有說……」他停下了腳步,「我放棄了其他的猜測。」

看着他的背影,林槐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在成功奪舍後,考慮到身體的長治久安,林槐很是努力地調查了一番自己的生活環境,以防自己遭到天師的毒手。

儘管科技文化盛行,然而林槐還是通過他的新任室友,編程技術相當發達的路錦找到了相關的訊息,當然,是以犧牲648元給這個遊戲宅作為代價……

在反覆觀察後,林槐發現在如今國內,有三個天師家族,對他存在較大的威脅。

一個是天師家族,張家。然而張家地處青城,與他相距甚遠。想必他們是不會浪費上千的飛機票,來抓他過去的。

地處白雲間的程家常年內亂,更不用提。他唯一注意的,則是身在金陵的楚家。據說他們相當活躍,常年在包郵區亂跑。

……因此,他對姓楚的人,都相當小心。

『難道這個楚天,就是楚家的人?他想做什麼?他發現了我的真實身份?嘖……算了,搞不懂他,不如直接下手好了。』

這樣想着,他微微眯起眼,原本漆黑的瞳孔,已經染上了血紅。

殺掉楚天或許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在他看來,這群人中,唯獨楚天顯露出幾分深藏不露來。不過事已至此,也沒有別的方法可選……而且他一貫貫徹的原則,就是先下手為強。

「是的,經過縝密的推理,我已經發現了你的真實身份,那就是——」

在殺氣襲來的下一刻,楚天向左移了一步道:「你是zf派來的研究人員吧?」

「……什麼?」

凌空的手硬生生剎在了楚天動脈的位置,楚天就好像完全沒發現自己已經在生死關上走了一圈似的,猶自在說:「從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相信你是國家派來的人發到我身邊的人。因為你身上有着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浩然正氣。」

只有浩然鬼氣的林槐:……

『什麼扮豬吃老虎啊……』他默默從那個人的手裡抽回了手,『這傢伙,完全就是一頭……』

真正的豬啊。

彷彿聽見了林槐的心聲,楚天笑了笑,突然又將手伸向了林槐猝不及防的臉皮。

——並捏了一捏。

「第三次了。」他說,「嗯……三次實驗,可以確認結果了。」

「什麼?」

「沒有人皮面具,沒有易容或者化妝……」楚天說。

「這就是你真實的臉。」他用林槐聽不見的聲音淡淡道,「我錯了……你不是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