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c怎麼又被我嚇裂了》[npc怎麼又被我嚇裂了] - 第8章 尊老愛幼是良好品格

「答案是,玩手機。」楚天悶聲悶氣地說著,和林槐擦身而過,並打開了廁所門,「儘管大家都知道玩手機會長痔瘡。但是……唉,讓人類永遠保持理智確實是一種奢求。」

早在兩人進入廁所時,葉獻已經湊到了廁所邊,仔細聽着裏面的動靜。

楚天的一番話讓他很是瘮得慌。一個女孩正快樂地蹲坑玩手機,然而在她的頭頂(不管有沒有禿),一直四爪着地的鬼正順着天花板向她爬去,並悄無聲息地站在她的背後,血紅的雙眼一直盯着她的屏幕……

這個畫面……

「真恐怖啊。」林槐說。

「是啊。」

「無論是在什麼時候,被人從背後看見手機屏幕上正在瀏覽的頁面,都是一件讓人恐懼的事……」林槐說,「尤其是被人發現自己正在逛○紳士等網站時,簡直會讓人社會性死亡啊……」

葉獻:……

「因此,答案就很明顯了。」楚天笑了笑。

他摘下臉上的口罩,露出下巴,看向眾人,上挑的雙眼裡滿是自信:「鬼是生氣她上廁所玩手機。」

眾人:啊?

一個巨大的「啊」,不僅浮現在了在場所有人的心裏,也浮現在了林槐的心裏。而且他可以確定,自己似乎也聽到了那面廁所內的鏡子里,傳來的,鏡鬼倒地的聲音。

這個人……

「上廁所玩手機,很容易長痔瘡。家裡有老人的人都知道,只要你在廁所上蹲超過二十分鐘,家裡的老人不會管你是腎虛、便秘、腹瀉,都會叫你不要玩手機。」楚天說著,似乎想起了什麼讓他心情很不好的回憶,「而這次遊戲發佈規則的NPC是個老鬼,從它厭惡我們點外賣的行為可以看出,它行事相當老套。放在現實生活里,它就是那種會轉發造謠朋友圈、買無效保健品、聽傳銷講、向親戚朋友分享三精成一毒專害不潔攻的老人。因此,面對馮瑤這種不健康的生活行為,它想起了它那個不孝的,整天玩手機到一兩點,天天點外賣,在steam上揮霍了一萬多塊買遊戲的小鬼孫子……」

葉獻:「……你到底在說什麼?」

林槐:……

「好吧,輕鬆一刻結束。」楚天聳了聳肩,「真相是,馮瑤出於什麼原因,在所有人睡着時來到廁所蹲坑。在玩手機的時候她做了什麼觸犯規則的事,或者說是解除限制的事,讓鏡子里的鬼出來殺死了她。而按照遊戲的通過規則,一旦玩家觸犯了禁忌死亡,它會對此進行通知和警告,這就是馮瑤死得這麼慘的原因。」

「但馮瑤究竟做了什麼呢?難道是試圖刪除app或者在應用商城裡給app打一星企圖讓它下架?」思維逐漸楚化的殺馬特冒出了頭來,「我要是app的開發者,我也會很生氣,簡直就像是在閑魚碰見了令人討厭的騙子買家一樣,那種時候,我也好想順着網線爬過去,把他的腦袋塞進馬桶里……」

「這我就不知道了。」林槐打開沖水箱,經過自我凈化,裏面的水已經變得相當清澈透明,只有濃濃的腥味還在昭示着這裡曾發生過的血案。他又看向彭萱:「你在現場有發現什麼其他的東西么?」

彭萱搖頭,她沒敢進現場。其他人也搖了搖頭。

看起來楚天是唯一一個進現場的奇葩……哦,還有他自己,不過林槐是不會承認自己是一個奇葩的。

……我是一個合群的厲鬼。他快樂地給自己做了一次身份認證。

「我只撿到了她的手機。」楚天提起一個證物袋,虛起了眼,「但是泡水了,打不開了。不知道那個鬼摸過它沒有,如果有的話,還能提取到鬼的指紋……不過好麻煩,唉,為什麼鬼物們不能換一個乾淨點的作案現場……」

林槐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我覺得鬼不會連指紋都模仿……」

楚天轉向他:「你憑什麼這麼認為?」

林槐:「我在里看到的。」

「等她閨蜜醒來問問她的閨蜜吧。」楚天說著,有些苦惱地嘆了口氣,「走吧,吃飯去吧,說起來,至少有一件事情是值得高興的……」

林槐:「……你是想說她沒有死在冰箱里?」

「是你說的,不是我說的。」楚天捂住嘴,「不要在吃飯時說這種事。」

林槐:……

他突然想起了昨天那隻被他放進冰箱,又再次被他丟出門的手臂……

唔,還是不要把這件事告訴他吧。他看着眼前的青年,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

「誒,等一下。」楚天說,「你臉上有個東西。」

「什、什麼?」

他沒想到楚天的身法這麼快,在他還沒來得及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