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c怎麼又被我嚇裂了》[npc怎麼又被我嚇裂了] - 第7章 上廁所不要玩手機

「從現場遺留的痕迹來看,死者的死亡時間大約是在清晨,無玫瑰齒現象,並非窒息而死。犯罪現場為密室,無兇手出入痕迹。死者生前無輕生打算,因此,是鬼殺……嗯,這個鬼做得相當乾淨啊,居然還貼心地打掃了現場……」

葉獻看了一眼站在廁所旁邊,嘴裏輕聲念念有詞的林槐。

按理說,林槐應該是在考慮案情……他想着,可是為什麼我覺得他有些興奮……

葉獻摸了一把發麻的頭皮,決定離他遠一點。他向後一步,卻又撞上另一個室友。只見他站在洗漱台前,身體前仰,似乎是在嗅鏡子。

……媽媽我的兩個室友都是變態。葉獻沉默地想着。

這三個人是被一聲尖叫吵醒的。

對於葉獻而言,在清晨聽見尖叫聲並不是什麼特別的體驗。又或者說,無限流里的人一早起床不聽到尖叫反而不正常,畢竟這就是套路啊——直到他爬起來時穿衣時,葉獻的大腦仍舊在神遊天外。

他剛想出門,卻意識到自己的兩個室友仍舊一左一右躺在他的兩邊,一個神色安詳,像是一具沉眠了百年的屍體,緩緩睜開了眼,並坐了起來。另一個則抱着枕頭,迷迷糊糊地嘟噥了一句:「又有蟑螂?」

葉獻:……

他推了推眼鏡,決定獨自離開。身邊卻傳來林槐的聲音:「你要去哪裡?」

「當然是確認尖叫的情況。」葉獻說。

「哦……」林槐若有所思道,「大家都會去么?」

「……」葉獻看了一眼這兩個人,抽了抽嘴角道,「按常理說,每個人都會去……」

「這樣啊。」林槐也從床上坐了起來,「既然這樣,我也去做一個合群一點的人……」

說著,他便跳下來床,跟在葉獻的身後離開了房間。在他們走到門邊時,林槐卻發現身上一沉。

他回過頭,只見原本還躺在床上的楚天,已經衣冠整齊地用手搭住了他的肩膀:「一起。」

在房門被打開的那一刻,葉獻眼睜睜看着兩個原本一臉興趣缺缺的室友如離弦的箭一般衝出了房門,並有如在競爭賽跑速度一般地沖向了案發現場。鑒於遊戲中單獨行動15分鐘就是死亡fg定律,葉獻也只能蹬着兩條腿跟上兩條如撒歡的野狗一般的室友。

不過兩條野狗之間也並非完全團結。至少林槐看着身邊飛奔的楚天,滿腦子都是「這個人為什麼一聽說死人了就這麼精神」。

「各位讓一讓,都讓一讓。」楚天拍着手走進了現場,順手將正在準備嘔吐的唐文提起來,放到了另一邊去,「那位女士你不要再尖叫了,那位男士換個地方暈……不要吐在這裡,出去吐,不要用你的嘔吐物破壞犯罪現場!」

其實不用他說,也沒有人敢進那間明明被反鎖、卻在眾人到達後自動開門的廁所。他盯了那個衛生間一會兒,從衣兜里拿出準備已久的鞋套與手套,穿上後小心翼翼地,繞着犯罪痕迹的邊緣,進入了現場。

而林槐也在此時,到達了衛生間旁邊。

他一眼就看見了衛生間里的恐怖景象。與此同時,他身邊的葉獻也臉色一白。

「天啊……」

出乎他意料的是,站在他身邊的林槐似乎並沒有太大的反應。他看着馬桶里反覆翻滾肉醬,明顯有些興趣缺缺:「這個手法……也太髒了。」

「你怎麼……」

林槐瞟了他一眼。

在意識到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都露出了恐懼的表情後,他開始思考。

——現在,是不是尖叫一下比較符合普通人的反應?

「啊。」他發出營業的聲音,「好恐怖啊!」

葉獻:……

「我是被沖水的聲音驚醒的。」房間里,張露已經暈了過去,只有中年女人彭萱還顫巍巍地坐在床上,或許是怕極了,她的第三個下巴都在抖動,「我不敢進去,於是去敲了唐文他們的門,唐文聽說出了狀況就帶着另外兩個人過來了,然後門才自己打開。等我看到裏面時,看到時,她,她已經被沖了一半下去了。」

聽到這句話,再想到當時的場景,臉色慘白的殺馬特和臉色發綠的於富又露出了想要嘔吐的表情,儘管他們的肚子里已經沒什麼存貨了。

「沖了一半下去?你當時聽到聲音,到去找唐文,用了多長的時間?」林槐突然問。

「我睡覺很熟。」彭萱說,「我是被沖水聲音吵醒的,在這之前,應該已經響過一陣了。再之後……應該有15分鐘。當我們回來時,聲音又響了一下。」

「死者馮瑤,身高160,體重57kg,按人的密度如水的密度算,馮瑤的體積大約是0.057立方米。再加上高密度的骨骼,馮瑤的真實體積約為0.05立方米。一般的抽水馬桶一次能抽6升水,換成抽人馬桶……考慮損耗在內,大約需要10次。一次抽水中間需要間隔1分鐘,那麼根本不需要抽那麼長時間的水。」林槐想着。

當他回過神來時,身邊的葉獻已經在用看變態的眼神看着他了。

「所以呢?」仍舊在廁所里東看西看的楚天探出了個頭問他。

他依舊戴着口罩,看起來不像是個無限流世界裏的玩家,倒像是個刑偵片里的法醫或者偵探……林槐被自己的這個想法雷到了一下。

「這是一個警告,一個對玩家的警告。否則殺人就完了,哪裡需要費這麼大勁抽這麼多水,也太浪費資源了。」儘管心裏吐槽着,林槐依舊認真分析,「所以這隻鬼是想讓我們知道馮瑤死得很慘。我們需要弄清的是馮瑤在死前做了什麼,讓厲鬼如此憤怒。」

所以我們為什麼要分析兇手、不,厲鬼的心理狀態啊……

明明描述中的慘狀讓葉獻已經心態爆炸難以為繼了,但林槐的話卻讓他生出了些吐槽的力氣。

儘管葉獻並沒有說話,但他的所有想法已經被他暴露在了臉上。林槐於是嘆了口氣,他有些頭疼於這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