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c怎麼又被我嚇裂了》[npc怎麼又被我嚇裂了] - 第5章 買東西不要找代拍

天剛蒙蒙亮,馮瑤就在被窩裡偷偷睜開了眼睛。

卧室里只有兩張床,由於體型較小,她和張露睡在一張床,彭萱則一個人睡在另一張。她平躺在床上,小心翼翼地用餘光在昏暗中打量張露那張精緻艷麗的面龐。

沒有醒。

張露還在睡,過度的驚嚇似乎讓這個和她從小一起長大的女孩輾轉反側了大半夜,好不容易才在藥物的幫助下陷入熟睡。

她是不會醒來的。馮瑤想,因為她就是這樣一個蠢貨,虛榮的、傲慢的、仗着自己的美貌不長腦子囂張跋扈的——

蠢貨。

馮瑤是個再普通不過的高中生,普通的容貌,普通的家世,普通的身體素質,讓她成為了廣大青春校園片里的背景板。她就像是每個人身邊都隨處可見的那種女孩,戴着黑框眼鏡,穿着藍白色的校服,唯一的娛樂活動是周末時能用一台價值不到一千元的手機看看,也只能用它看看,稍微佔一點內存的遊戲,就能讓那台充話費送的手機崩潰。

她所在的城市是一個很大的都市,從金融中心到弄堂,經濟水平呈梯度下降。從她所在的學校坐公交回家,途中會路經最繁華的街道。看着那火樹銀花不夜天,她有時也會幻想自己提着香奈兒最新款的包包,在櫃姐們討好的目光下肆意購買限量版化妝品,什麼網紅錦鯉色,什麼吉隆坡眼影……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穿着窮酸的校服,坐着窮酸的公交,在家裡聽着父母為了幾塊漲價的菜錢唾沫橫飛地爭吵。而自己,也只能坐在書桌前,手邊放着用幾天早飯錢買來的精品店眉筆,偷偷地在試卷和書籍的夾縫裡看txt。

馮瑤喜歡看,尤其喜歡看系統文。平凡無奇的女主總能獲得一個系統,然後變成絕世美人穿越到各個世界。她不必做什麼,便能讓所有的男主都視她為唯一的不可替代的珍寶,然後立於世界之巔。

其他女孩喜歡看這種,或許是出於對於美麗愛情的幻想。可馮瑤只覺得她們庸俗。

她和她們不一樣。

她最喜歡看的情節,是里那些遠比過去的女主優秀的女孩,因女主的金手指被毀掉一切,眾叛親離。在女主男人們的幫助下,女孩們被擊碎所有的驕傲才氣,只能面目全非跪在女主身下,狼狽地祈憐,甚至死亡。

她幻想自己是女主,曾經漠視她的人,都要被她摧毀。那些女孩們跪在地上,再也不能用高高在上的眼神看她,她們面目模糊,卻每一個都涕淚橫流。

女孩們的面目在日復一日的平凡生活中慢慢具象化起來,於是它有了白皙柔軟的手,有了明眸善睞的眼,有了鮮紅欲滴的嘴唇。而幻想的具現化,是她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張露。

張露和她一起長大,兩家曾經家境相當。不同的是,張露家很幸運地等到了**拆遷,靠着這筆修地鐵的賠償款拿到三套房子,還得到一大筆錢,兩家的差距便被迅速地拉開。

外人都覺得張露與馮瑤是形影不離的好友。張露漂亮優秀,卻唯獨對平凡沉默的馮瑤親密有加。才藝比賽,她總和馮瑤一組,擅長鋼琴的她拿了獎,卻把唯一的獎牌給吹走音了口琴的馮瑤。張露成績優秀,不少人找她借筆記,可她的筆記永遠不是在她那裡,就是在馮瑤那裡。就連去食堂,張露也總是點和馮瑤一樣的菜色。

可馮瑤從來不認為那是友誼。

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女,怎麼會和普通平凡的她做朋友?換做她,她絕不可能這麼做。她光是看見那些和自己一樣平凡,卻整日傻笑而不自知的女孩,就覺得厭煩噁心。

那麼真相只有一個——張露只是把她當做陪襯。沒有綠葉的黯淡,又怎麼襯出鮮花的高貴?

可是在現實中,鮮花永遠是鮮花,綠葉也永遠只是綠葉。她比不過張露,只能在她的陰影下苟延殘喘,嫉妒,仇恨,卻又無可奈何。

鮮花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