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c怎麼又被我嚇裂了》[npc怎麼又被我嚇裂了] - 第3章 這是一個陰謀

「你在開玩笑嗎?」

黃璐尖叫。

林槐想了想,攤開雙手:「那我就沒有什麼建設性的意見了……和誰分到一間,我都能接受。我無所謂。」

黃璐:……

林槐:「反正我瘦。」

……這個人腦子是不是有點問題。黃璐抽了抽嘴角。

她當然沒有往「藝高人膽大」方面去想。

由始至終,楚天都在默默地注視着林槐。

事已至此,幾個人決定按照性別與能力組隊。

房間最終被分配為如下狀態。銷售主管黃璐、女白領倪曉、潮女葉可可一間,兩個高中生和中年教師彭萱分到同一間。

於富在與看起來最靠譜的唐文達成一致後,他看向剩下幾個人。

最終,他向著看起來最有戰鬥力的楚天發出邀請:「你要不和我們一間?」

「不用了。」楚天說。

「你確定?」於富道,「我們三個……」

「要同床共枕整整四天呢,我要挑幾個長得最順眼的。」說完,他點了點林槐和葉獻,「就咱們仨一間,你們覺得如何?」

葉獻忍了又忍,最終道:「你這語氣,你以為你是在選妃嗎?」

林槐欲言又止,他盯着楚天手上的扳手:「我不……」

「你不什麼?」楚天搭上林槐的肩膀,瞥向他,「你不想和我一間?」

林槐沉默了。

「隨便你吧。」他聳了聳肩。

「想通了就好。」楚天意有所指,「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林槐盯向他,楚天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我這人沒別的愛好,就喜歡帶新人。」

葉獻:……

他苦着個臉,總覺得這次遊戲畫風不太對。楚天轉過身來拍他的肩:「小豆芽,別害怕,就你這幾斤排骨,別說鬼,哥都不願意吃。」

「可是……」

「鬼並不可怕,它們只是一種我們目前科技水平無法理解的生物而已。只要通過科學的手段,就可以消滅它們。」說著,他揚了揚手裡的扳手,「比如#@¥%#%¥……」

葉獻:「這哪裡算是科學,這明明就是暴力,還有……你為什麼這麼熟練啊。」

他每說一句血腥發言,葉獻的臉色就越白上一分。不知道為何,他覺得眼前這個夸夸其談的暴力青年,比起鬼……還要恐怖那麼幾分。

林槐低垂着眼,突然笑了笑:「你還挺有經驗啊。做過挺多次?嗯?」

他抬眼看向楚天,兩人四目相對。

「我在夏威夷和我爸學的,在那裡,我還學了踢足球、開飛機、開遊艇……」楚天一根根地掰着手指,「對了,根據我多次用扳手爆頭的經驗,鬼腦部的脆弱區在……」

說著,他突然將手伸向林槐的腦袋:「讓我看看,好像就是這裡……」

「你什麼意思?」

林槐偏開腦袋,聲音極冷。在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後,他轉換了表情:「你不會是懷疑我……」

「沒什麼意思。」楚天收回手,咧開嘴笑了笑,「開個玩笑嘛,你那麼緊張做什麼?」

林槐戒備地看着他,栗發的青年卻聳了聳肩,從沙發上爬起來,走到了窗口。他的眼底帶着幾分尚未沉進去的笑意,栗色髮絲垂在額上,琥珀色眼瞳像是兩泉深潭。

他背對着林槐。

林槐:……

在經歷了多年的腥風血雨後,如今的林槐只想過平靜的生活。

這一點毋庸置疑。

如今他名叫林槐,20歲,住在S大的校園宿舍里,單身未婚。在學習工作之外,他常常去圖書館,參加社團活動。每天都要活動到晚上10點才回宿舍。他不抽煙,奶茶和咖啡僅止於淺嘗。他晚上12點睡,每天要睡足7個小時,以達成自己與身體的協調同步。睡前,他一定看一篇鬼故事,然後對着鏡子,練習十五分鐘的微笑。

輔導員都說林槐沒有任何異常。除了偶爾嚇嚇人、在被淘寶商家坑時重操一下舊業之外,他一直保持着內心平靜的生活。他甚至不喜歡手,不像吉良吉○一樣擁有喜歡收集美手的惡習。

即使是出於好奇,為了追求刺激跟着邀請函來到這場遊戲中一探究竟,他也並不想打破自己的生活態度。

不過……

那隻鬼,究竟是誰呢?

總不會……

「……不會真是我吧。」他喃喃着,「這算什麼?把鬼……把我騙進來宰?可是,又沒有任何好處,我為什麼要替這個系統打工(殺人)呢?」

這樣想着,他抽了抽嘴角。

黃璐一直注意着這邊的情況。

林槐和楚天之間,似乎進行了一場精彩攻防……她皺了皺眉頭。

「楚天是在懷疑他?」她想着,「可是既然他懷疑他,又為什麼要邀請他同他住一間呢?這不是引鬼上身嗎?」

林槐非常可疑,而那個楚天……則非常眼熟。

她總覺得似乎在哪裡見過這個人,可一時又實在想不起來。

「你對遊戲,有什麼看法么?」她走過來道,「你作為第一次參加這個遊戲的人……」

最終,她決定試探一下林槐。

「這是一個陰謀。」她聽見林槐的聲音。

黃璐:?

「一個惡鬼,為了推廣自己的APP,不惜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