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c怎麼又被我嚇裂了》[npc怎麼又被我嚇裂了] - 第2章 任務類型(2)

中只會存在一種或兩種任務,但這次……三種都有。」

「除非,」黃璐說,「這次任務里有一個資深者,或者被評定為『資質極佳』的遊戲者。是它拉高了我們的難度。而且他不是一般的資深者,因為這次我們中間還有一個新人。按理說有新人的局都不會太困難。我們中間,誰是那個資深者?」

說完,她環視一圈,沒有一個人的表情出現異變。

無人承認。

林槐:……

他突然意識到,那天自己撿到那個跳樓的大學生的身體後,回到宿舍里看到的那個日記本上寫的到底是什麼了。

難道我奪舍的是一具資深者的身體?林槐神遊天外。

不過他想了想,又覺得此事很不科學。即使原主是一名資深者,如今殼子里換了個芯子,那麼遊戲所該認證出來的人物,也應當是林槐自己,而非之前的那名大學生了。

『因此真相只有一個。』他想,『是遊戲辨認出了我的實力,或者……這裡有另外一名資深者。』

忽然間,在他眼睛一掃而過的窗戶那裡,出現了一個人影。

那是一個個頭極高的快遞員,穿着藍色的制服。他的脖子歪着,頭抵到了窗框,手指抓着冰冷的玻璃,露出一個扭曲而惡毒的微笑。

「啊!!!」有人發現了窗戶邊的風景,「是那個!那個死掉的快遞員!!」

人群中傳來幾聲尖叫,並成團往回縮。楚天提着扳手走過去時快遞員已經消失了,玻璃上只留下了快遞員的手印。

「這層樓有兩米半高,那個快遞員的腦袋……抵到了天花板……」看見快遞員的人顫顫巍巍地說,「它會進來的!它會殺了我們!」

「不能拖延了。」黃璐說,「這種遊戲越拖到後面越困難,既然有抓住隱藏的鬼物則立即結束的方法,那我們首要的目標是抓住那隻鬼物……」

「我不同意。」穿着昂貴的中年男子於富怒氣沖沖地說,他似乎驚魂未定,「我不管你們有什麼資深者有什麼亂七八糟的,那是鬼啊!萬一指正錯誤,咱們都得陪葬!」

「是啊……」高中女生馮瑤也白着臉點了點頭,「沒有充足的證據之前,不能指認……」

「按我看,我們不如以購物為主,以指認為輔。」另一個氣質沉穩的中年男人說,他名叫唐文,「每天我們把購買記錄集中起來審核,看誰才是鬼,怎麼樣?如果是鬼的話,一定會購買一些會引發事件的物品。」

「我覺得唐文說得有道理。」倪曉道,她是一名年輕女白領。

眾人你商我量,勉強定下唐文的話為基本綱要。儘管知道鬼怪在解除限制前不能殺人,但鬼怪的存在依然使人心驚膽戰。

「我來的時候檢查了別墅,裏面總共有6個住宿的房間,不過我提議,我們還是三個人睡一個房間。」楚天說,「這不萬一枕邊人是只鬼,還能有個幫手把對方按住?」

「行,那我們分配一下房間吧。」唐文點頭,「這裡正好六男六女。」

黃璐說:「別墅分作三層,一樓是客廳廚房,二樓有三個房間,三樓有三個房間。考慮到互相幫助的因素,我建議我們每層樓使用兩個房間。」

說著,她看向似乎正在神遊天外的林槐:「新人,你有什麼看法?」

林槐:「啊?你說什麼?」

看到對方這副心不在焉的模樣,黃璐有些不悅。

新人在遊戲中的死亡率是很高的,這也是許多老人不喜歡帶新人的原因之一。遊戲中不同於遊戲外,一旦觸發死亡fg,新人因不慎犯下的錯誤很有可能連累老人,觸發一系列連鎖後果。

三次遊戲生涯,讓黃璐原本柔軟的心腸也漸漸冷硬。儘管如此,這次不哭不鬧的這位新人也讓她有了幾分好感,但如今看他這副模樣……恐怕是,並沒有適應這個遊戲。

「你得知道吧?」她強忍着心中的不快,「這不是一個人的遊戲,而是我們所有人需要合作通關的遊戲。每個人都需要提出自己的建議、對謎題進行思考。你不要想着會有人帶着你通關……」

林槐想了想,覺得她說得很有道理。最終,他誠懇詢問道:「我倒是有個建議……一個房間有幾張床?」

黃璐:「?」

「兩張。」站在一旁的楚天隨口道。

黃璐不太明白他問這句話是想做什麼。林槐於是開口道:「既然如此,在房間分配上,為了保證大家的安全和舒適……」

「我建議大家按照胖瘦分組,一胖帶兩瘦。」他說,「否則兩張床拼起來也睡不下啊。」

眾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