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c怎麼又被我嚇裂了》[npc怎麼又被我嚇裂了] - 第2章 任務類型

在電視屏幕亮起的同時,沉重的鐘聲,也響了起來。

「咚!」

「咚!」

鐘聲在大廳里回蕩。眾人眼神都是一凜,齊齊看向客廳**的電視機。

林槐有些莫名。楚天卻在此時湊到了他的耳邊。

「新人,遊戲開始了。」

他似乎飽含深意地看了他一眼。

電視機里傳來了漫長的白噪聲。在這之後,沙啞而蒼老的聲音終於從音箱里傳出。

「歡迎光臨啊。」屏幕閃爍着雪花,「讓我看看,一,二,三,四,五……十一,嗯?十一?有點意思,呵呵。」

「現代社會,快遞業發達……都怪快遞業發達,現在的年輕人人們都不怎麼愛出門走動了……呵呵呵……足不出戶,卻能收到快遞。對此,老朽真的非常的不快啊。」蒼老的聲音呵呵笑着,「所以這次的任務,就是讓大家盡情地購物與接收快遞。放心,我們做鬼的和偷斤少量的人不一樣,都是心口如一的誠信商家。我們保證一切商品貨真價實,【包退包換】。」

「為了方便各位玩家的購物,我們特地為你們設計了一款APP。」老者慢慢道,「下載APP,然後購買商品——」

「那,那個。」葉可可大膽地打斷了他,「這個APP里,賣的都是什麼呢?」

電視機里的聲音,停了。

「鬼開的商城,當然是賣的都是——」

「鬼東西了!」

「哈哈哈哈!」

極度怨毒而蒼老的笑聲從電視機里傳來,彷彿長長的指甲正在抓撓玻璃。客廳里一時燈光閃爍,忽明忽暗。

馮瑤臉色微微發白,向同樣在顫抖的張露身後退了一步。林槐瞥了一眼眾人,伸出兩根食指,一左一右地堵住了耳朵。

「砰!」

電視機突然斷電。原來是楚天一步上前,拔掉了電視機的電源線。

老者的聲音隨着黑屏不甘地一同消失了,客廳里的吊燈也停止了閃爍。

「我來這裡可不是為了看鬼畜笑聲剪輯的。」他晃了晃手裡的插頭,「話說完了就該滾了,還想靠着鬼畜笑聲湊視頻時長?」

眾人看着找死的楚天:……

林槐維持着雙指堵耳朵的姿勢,蹲了過來:「這個電視機……」

「電視機被拔了插頭,就會沒電。」楚天道,「這就是科學。」

「你真是一個唯物主義者?」林槐偏頭看他。

楚天說:「那是,我們程序員,出家人不打誑語。」

說著,他堪稱自豪且自戀地抬了抬頭。

林槐抿着嘴,難以自控地盯了一眼他的髮際線。

正在這時,眾人的耳朵里響起了一個聲音:

「任務已發佈:在上錦別墅中存活四天。每個人將獲得一個購物app與998元資金,每天在app上至少購買一件商品,並保證在遊戲結束時賬戶餘額為零。」

「附加任務,玩家中存在一隻鬼怪。鬼怪將竭盡一切努力破壞遊戲,並於四天后對未完成任務的玩家大開殺戒。若玩家指認出鬼怪,遊戲立刻結束,玩家存活。若玩家消滅鬼怪,則有額外獎勵。若玩家指認錯誤……呵呵,鬼怪解除限制。」

「天色已經晚了,遊戲將從明早8點開始。每天早上8點整,市場準時開放。每晚8點,快遞開始派送。請玩家們謹慎安排每日購物,不要購買過多無用物品,並早作休息。」

聲音戛然而止,所有人的臉色都不怎麼好。

其中包括林槐,他原本就蒼白的臉色越發蒼白了。

他有些心虛地摸了摸鼻子,不着痕迹地打量了眾人一眼。

「紙條上的內容,是真的……」黃璐喃喃,「果然有鬼……」

說著,她展開眾人在林槐到達別墅前發現的紙條。紙條上歪歪扭扭用碳素筆寫着幾個字。

「你們之中,有一個鬼。」

在場的分明有十二個人,老者卻只數到十一。在聽到數數至十一人後,大家之間聚乙烯般的情誼瞬間如氧化一般地分解。幾個不懂得隱藏表情的人已經開始懷疑而恐懼地看着彼此。

「有鬼……有鬼——!」張露神色倉皇,「為什麼這次有這麼多條件?!這麼多限制?又是存活任務,又是主動性任務,還有查鬼的任務……」

見眾人臉色都很難看,林槐感到很奇怪。他想轉頭問問旁邊的人,在看到楚天手裡的扳手後,又默默地把頭轉向了另一邊。

另一邊名叫葉獻的少年臉色也很蒼白:「一般來說,遊戲任務分成三種類型,包括存活任務,主動任務,和卧底任務。按理說一次遊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