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c怎麼又被我嚇裂了》[npc怎麼又被我嚇裂了] - 第1章 不要相信三無廣告(2)

學生。和她穿着同款校服的還有一男一女,男生清秀,女生時髦。

瘦小女孩始終和時髦女生站在一起,看上去,她們是一對好友。

「還有人沒進來的?」黃璐皺了皺眉,「還是說已經……」

「是個穿格子襯衫牛仔褲的男的吧?我見過他。」穿運動服的男生開口,他容貌清秀,戴着一副黑框眼鏡,氣質溫和,「他應該是第一個抵達別墅的,我看他往廁所里去了。」

他手指所指的方向,正是位於樓梯旁邊的廁所,其間漆黑寂靜。

「單人行動?去廁所?又是一個找死的。」殺馬特少年冷哼一句。

幾個人正你一句我一句地說著,隔壁廁所卻傳來了沖水的聲音。眾人循聲望去,之間一個穿着格子襯衫的高個子年輕男人打着哈欠走了出來。他五官深刻,頗有幾分混血的感覺,雙腿修長,髮型尤為不羈,栗色的頭髮亂翹着,頗有幾分漫不經心的氣質。

他看上去像是一個走錯了片場的男模,又或者,一個在桌球廳里如魚得水的花花公子——如果忽略他手上拿着的扳手的話。

可疑的黑色液體像是乾枯了般的凝結在扳手上面。年輕男人的目光在所有人的臉上轉了一圈,最終停在了林槐的臉上。

林槐盯着扳手上那片黑色的液體,眉毛不受控制地跳了跳。

「人有三急,人有三急。」年輕人倒是完全沒注意到大家的打量一般,吊兒郎地對大家笑笑,「都在等我呢?不好意思啊。」

他笑起來非常陽光,讓人心生好感。

「人有三急?急了20多分鐘?」殺馬特少年嘴賤道,「喲,你不是腎虛吧?」

「腎虛不腎虛,你要不試試?不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啊小朋友。」年輕人隨口嘴賤道。他也不聽他們議論,大大咧咧地一屁股坐在林槐旁邊:「說吧,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先自我介紹一下吧。」穿着運動套裝的黃璐說,她氣質沉穩,看上去大約四十歲左右,「我是黃璐,是附近公司的銷售主管。目前經歷過三次遊戲。」

「葉獻,明華高中學生。兩次遊戲。」清秀男生推了推眼鏡,似乎有些緊張,一副正襟危坐的樣子。

「張露,我是葉獻的同學,目前經過一次遊戲。」說著,她拉了拉旁邊女生的手,「這是我朋友馮瑤,她也只經歷過兩次遊戲。」

被她拉着手的瘦小女孩對大家緊張地點了點頭。

幾個人一圈按順序介紹過去。算上剛從廁所里出來的楚天,全場總共有12個人,男女各6。按年齡分層則是有四個高中生,四個年青人,四個中年人。無論是從性別方面,還是從年齡段方面,都可謂是非常平均。

「叫我楚天就行。」拿着扳手的青年說,「前程序員,別的沒什麼好說的……硬要說的話,我是一個堅定的唯物主義者。」

「唯物主義者?」殺馬特咋舌,「在這裡?」

「鬼物也是物嘛。」青年晃了晃手上的兇器,「只要能被殺死的,都是物。」

林槐:……

他不自覺地往旁邊挪了挪。

青年自我介紹完,便輪到在他身邊待機已久的林槐。林槐拉了拉衣領:「我是林槐,目前是隔壁S大的學生,之前沒有參加過遊戲。」

「哦,」青年看了一眼他,「小新人。」

林槐沒理他,垂下了眼。

自我介紹的環節告一段落。黃璐轉向林槐道:「這裡只有你一個人是新來的,那我給你介紹一下規則吧。」

「一旦接到黑色邀請函,就不可退出,不可重來。所有玩家在黑色邀請函的指引下會匯聚到同一個地點,依照遊戲提供的規則展開時間不同、內容也不同的生存遊戲。你既然是新人,那就跟好我們的步伐,不要自作主張。自作主張的人,一般都活不長。」

在所有人審視的目光下,林槐點點頭:「我很乖的。」

他補充了一句:「你們放心,我絕對不主動惹事。」

黃璐皺了皺眉:「主動惹事?」

林槐的這個回答,顯然讓她很困惑。她正要繼續詢問,別墅大廳里的電視屏幕卻亮了起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