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c怎麼又被我嚇裂了》[npc怎麼又被我嚇裂了] - 第1章 不要相信三無廣告

黃昏是我一天中視力最差的時候,一眼望去滿街都是人類。高樓與街道也改變了通常的模樣,像在育碧的穿模游戲裏。

他就躺在階梯的拐角,帶着某種詭異的味道,有點濕乎乎的奇怪的氣息。擦身而過的時候,才知道他死了,事情就在那時候發生了。

——改自《戀愛的犀牛》

「總之,事情就這樣發生了,我什麼都不知道。」林槐誠懇而病懨懨地說著。

他臉色蒼白,體溫冰冷,彷彿被屍體嚇壞了:「當我進來時,人已經死在那裡了,門也消失了。」

他指了指原本別墅大門的方向,那裡已經變成了一片磚砌的牆,中間開着一個20X50cm的口子。

現在的我是無法從那個口子爬出去的。嗯,以前說不定還行……

林槐默默比對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和出口的差距,為自己這副無法摺疊成片狀的身體下定了結論。

他覺得自己非常誠懇,也認為這張經過自己千挑萬選的清秀(甚至非常俊美)的臉龐非常具有親和力。但別墅里的男男女女只是站在那裡,看他的眼神稱得上是冷漠而懷疑——就好像,他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一樣。

林槐對此感到非常難過,自從他成為人後已經很少有人會這樣看他了。但作為一名守法的公民,他很誠懇地提出了自己的建議:「我們打電話報警吧,**會處理好這件事的。我今天才剛來這裡,要是早知道會有這種事情……」

我一定會繼續住在學校宿舍,而不是出來找什麼合租公寓,他默默地想,哪怕室友的腳臭的像是幾千具腐爛的屍體堆在一起。

「不用了。」黃色衣服的女子阻止了他,「電話是打不通的。」

為什麼?

林槐想到前幾天看到的大爺大媽因為抗議輻射拆掉基站的新聞,理解而同情地點了點頭:「沒想到上海也有這樣愚昧的大爺大媽,科學知識的普及果然還需要加強啊……我是附近大學機械工程專業的,也認識幾個通信專業的同學。等這件事解決了,我就請他們寫一篇科普,過來發發傳單。」

他很為自己現在這個過了明路的身份自豪,每天起床都會對着鏡子自拍好幾張,順便觀察自己有沒有修復好跳樓引起的顱骨破裂。

他剛說完,人群中就傳來一句冷哼:「你到底是真傻還是裝傻?都到現在這種地步了,你還沒弄清楚情況?」

「算了算了,看來又是個搞不清情況的新人。」黃色衣服的女子嘆了口氣,「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黃璐,經驗者,已經參加過3次遊戲。你是來得最晚的一個,除了你之外,這裡都是至少參加過1次遊戲的經驗者。」

「遊戲?」

「這是一個無限流生存遊戲,通關則生,不通關則死。遊戲中我們根據線索,以人類之軀與鬼怪對抗。一旦失敗我們的結局只有死亡,不,或許比死亡更恐怖。」黃璐像是打過腹稿一樣把一整套台詞說了出來,林槐覺得她在現實生活中估計是個做文案的,「你看起來是個新人,你也收到那封黑色邀請函了吧?拿出來看看吧。」

「哦。」林槐乖巧地從口袋裡摸出那張被折得皺皺巴巴的傳單,「是這個么?」

一邊說著,他一邊把傳單展開。只見傳單以黑色為底,膚質細膩,上面暗紅的字體像是凝固的血液,寫着:

上錦公寓!交通便利,快遞順滑,每月租金僅要998!現招合租者12名,要求有男有女,有人有鬼,欲購從速,超時或欠費抹殺。

「基本情況就是這樣了。」林槐很無辜地說,「本來我沒有把它當回事,但室友的腳實在太臭了。今天出門時我鬼使神差,就想過來看看熱鬧……不對,租個公寓。那個快遞員真不是我殺的。這裡到處都是攝像頭,我要真想殺他,肯定選個沒有人的地方呀。我是個前程遠大的大學生,還想考公務員呢,我也不想有犯罪記錄。」

黃璐:……

「行吧。」黃璐說,「總之,人都齊了么?」

她點了點人頭,加上林槐,客廳里如今總共站着十一個人。男女老少,一應俱全。其中一個瘦小的女孩說:「還差一個。」

她穿着藍白色校服,看起來像是附近高中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