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女福妻有點嬌》[農女福妻有點嬌] - 第9章 高帽子

第9章 高帽子

方翠英抹着眼淚,自責又愧疚,每天在漿洗房,都不知道女兒出事了,她又問:「那郎中怎麼說?欠了郎中多少診金?」

「娘,我讓小荷把爹埋的那一壇酒送給胡郎中了,胡郎中給我看過腿了。」姜蘭將事情全部都攬到了自己身上,不希望娘罵妹妹。

「郎中怎麼說?」

方翠英關心的詢問着。

姜蘭原封不動的把胡郎中的話說給了方翠英聽,隱去了骨頭湯的事情。

姜荷垂着頭,也沒說這事,娘一天才掙兩個銅板,得干五天活,才能有十個銅板,十個銅板,就算沒肉的骨頭,也買不到多少。

還是得掙錢啊。

姜荷有點愁,這小身板太小了,啥也幹不了。

「好,好,只要你的腿能好,這酒……」方翠英想到姜松當初埋酒的時候,可是盼着小蘭姐妹出嫁再挖出來的,如今……

也罷,只要小蘭的腿能好,酒沒了,就沒了。

「還有一壇,賣了二百文。」姜荷主動將錢拿了出來,說:「是我要拿酒去賣的,是我拿酒換成錢的,你要罵就罵我吧,和姐姐無關。」

「是我讓小荷賣的。」姜蘭護着妹妹。

姐妹倆互相為對方的模樣,落在方翠英眼裡,欣慰的很,她將兩個孩子攬在懷裡說:「娘不罵你們,是娘不好,讓你們把酒都賣了,不怕,娘以後肯定能掙更多的錢。」

晚上,這錢誰保管,姜荷起了主意,方翠英的性子軟弱,心又軟,說不準,就被那鑽錢眼裡的大伯娘和蔡婆子坑了去,姜荷說:「娘,你去漿洗房帶着錢也不方便,萬一掉了可怎麼辦,這錢就讓姐姐保管吧。」

姜蘭是不吃虧的性子,錢由姐姐保管,最好了,只用給方翠英買骨頭的錢就成。

「行,這錢你們好好收着,可千萬別掉了。」方翠英再三叮囑着,要不是實在去漿洗房事多,她也擔心掉,不然的話,也不會讓女兒保管。

隔天,方翠英就買了排骨回來,給姜蘭燉上了骨頭湯。

雪,越下越大,哪怕外面出大太陽,姜荷也不願意出門,外邊實在是太冷了。

雪厚厚的一層,她那點鞋底,一踩下去就**。

「姐,你試試,看能不能站起來?」姜荷鼓勵的看着姜蘭,在她每天的小葫蘆水滋潤下,吃了野雞又喝了排骨湯的姜蘭,腿終於是養到拆了木板。

姜蘭的腿上綁了十天的木板,忽然拆掉木板,頓時覺得腳上輕鬆極了,她嘗試着站了起來。

一步、兩步……

姜蘭在屋子裡走了一圈,高興的說:「我能走了,我能走了。」

胡郎中摸着鬍子說:「不錯,腿養的很好。」原本,他以為姜蘭的腿,能站起來就不錯了,沒想到,恢復得這麼好。

「胡爺爺,都是你的功勞。」姜荷趁機給胡郎中戴着高帽子說:「胡爺爺的醫術太厲害了。」

「謝謝胡爺爺。」

姜蘭朝着胡郎中深深的鞠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