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女福妻有點嬌》[農女福妻有點嬌] - 第8章 一人一狗

第8章 一人一狗

「大黃!」姜荷還沒挖到酒呢,就瞧見大黃狗搖着尾巴在她身邊晃悠,她開心的揚起笑容,說:「大黃,你的傷好了吧?」

姜荷眼睛滴溜的看向大黃,大黃看起來好全乎了,不仔細看不知道,一仔細看,大黃的肚子特別大,她驚喜的說:「大黃,你是懷了小狗嗎?」

大黃不會說話,搖着尾巴,親呢的噌着姜荷,姜荷那天救了它,而且,她身上的氣息,它很喜歡。

「來,大黃。」

姜荷突然想起什麼,將裝水的大葫蘆倒了水給大黃吃,這裏面都是大石缸里裝的水,雖然是稀釋過的,但,應該對大黃有好處吧?

大黃很喜歡喝這些水,對姜荷更親近了,姜荷摸了摸大黃毛絨絨的身子,見它不排斥,更高興了,她把大黃狗當作朋友一樣,說:「大黃,等你生了小狗狗,能不能給我一隻?」

「算了,不能讓你們母子分離,你以後有空多來看看我就行。」姜荷喃喃自語的,哪怕大黃不會說話,可她就是很高興,一路到了挖酒的地方,有了上次的經驗,這一次她特意帶了一根棍子,挖得更快了。

大黃看這情形,也跟着過來幫忙,一人一狗歡快極了。

很快,酒就挖出來了,她抱着酒,看着大黃說:「大黃,你要小心,別被周家人打了,知道嗎?」

「我要下山了,再見。」姜荷朝着大黃揮手,大黃還以為姜荷要摸它的腦袋呢,將它的腦袋往她的手心裏噌來噌去的,最後,大黃依依不捨的離開。

姜荷抱着酒還沒到胡郎中家呢,遠遠的瞧見周家了,她悄悄躲在一旁。

周家人也是來給周利拿草藥的,從他們的對話中,姜荷聽到周利找的借口,不由的笑了,摔斷腿?還真是個好借口。

周家人前腳剛走,姜荷後腳就抱着酒來了。

「酒!」

胡郎中看到姜荷懷裡抱着的酒,大步上前,將她懷裡的酒抱了過來,他深吸了一口氣,想到馬上又有酒喝了,他心情那叫一個好,他低下頭,打量着姜荷問:「小丫頭,你姐和周利的腿同一天斷的,這該不會……」

「胡爺爺,周利是那個只會欺負村裡人的小霸王嗎?」姜荷抬起頭,忽閃忽閃的眼睛就像天上的星子一般。

胡郎中:「……」

丫頭在裝傻,可,他怎麼想,也覺得不可能,小丫頭姐姐腿被周利打斷了不敢吭聲,他可以理解,周利在村子裏,那可是小霸王,隔三差五的就闖禍!

可周利的腿又是怎麼斷的?

總不可能兩小丫頭打斷的吧?

胡郎中打量了一眼小丫頭,小丫頭面黃肌瘦的,小胳膊小腿和周利那毛頭小子相比,明顯打不過嗎。

可能是他想多了。

姜荷一臉委屈說:「胡爺爺,你總不會覺得他的腿和我們有關吧?」

她鼓着腮綁子看向胡郎中,莫名的,看到胡郎中那一張和善慈祥的臉龐,她下意識的親近。

「瘦的跟小豆芽菜似的,兩個你都打不過人家。」胡郎中送了她一個大大的白眼,抱着酒就往屋子裡走,小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