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女福妻有點嬌》[農女福妻有點嬌] - 第6章 上哪摘草藥去?

第6章 上哪摘草藥去?

「姜家的小丫頭?」胡郎中看到她,就認出來了,他問:「你抱着酒做什麼?」

姜荷打量着胡郎中,看起來四十幾歲的樣子,他正坐在屋子裡喝着白粥,在稱呼上,她糾結了很久,但,為了姐姐能順利治腿,她也豁出去了。

「胡爺爺,請您救救我姐,給我姐治腿。」姜荷將酒抱到旁邊的地上,輕放着說:「這是我爹給我們埋的酒,已經十年了,給胡爺爺當診金。」

「十年的酒?」

胡郎中的眼睛瞬間就亮了,他將封土拍掉,酒香撲鼻而來,他深吸了一口氣,說:「好酒。」

「胡爺爺,您能給我姐治腿嗎?」姜荷眼巴巴的看着胡郎中,眼底含着期待。

胡郎中將酒抱起來,放在桌子上,沒有回答,而是打量着她問:「兩天前,我給你把過脈,高燒不退……」

接下來,就是胡郎中說了一堆的專業的話,姜荷也聽不懂,總結大意就是,她吃的那點葯,根本好不了這麼快,才一天,小丫頭就活蹦亂跳了。

姜荷垂着眸子,她默默的往後退了一步。

「你是怎麼好的?」胡郎中看向姜荷詢問着,好奇她怎麼好得這麼利索。

「不知道。」姜荷一臉無辜又茫然的看向胡郎中,反正她打定主意裝傻。

「你娘給你吃了什麼葯?」胡郎中又問。

姜荷獃獃的回答道:「就是胡爺爺開的那些葯啊。」

胡郎中盯着姜荷看了半天,姜荷就那一副呆愣又茫然的模樣,她悄悄的問:「胡爺爺,現在可以去給我姐治腿嗎?我姐的腿斷了,腫得很大,都不能下地。」

「胡爺爺,酒都收了,你可不能反悔,我爹說了,撒謊的人就是小狗。」姜荷生怕他反悔,衝上前,掀開紅綢,濃郁的酒香飄出來。

胡郎中深吸了一口氣,這酒香的讓他根本拒絕不了,他唯一的愛好,就是喝酒。

「這酒,我爹藏了十年,您聞聞,香不香?」姜荷伸手,用手當成扇子,酒香隨着她小手的舞動,更是爭先恐後的鑽到胡郎中的鼻中,她討好的笑道:「胡爺爺,您要是給我姐治好了腿,這酒就是您的了。」

「你爹應該還藏了一瓶吧?」胡郎中摸着小鬍子,打量着姜荷。

姜荷抿着唇,上前就要抱酒,要不是為了姜蘭的腿,她才捨不得把這酒挖出來抵診金呢。

胡郎中眼疾手快的將酒搶了回來,緊緊的抱着酒,數落道:「這是我的,你這丫頭,都送出去了,哪有再還回去的道理。」

「真是小氣!」胡郎中小心翼翼的將酒重新蓋好,又放進屋子裡,才重新走了出來,背上他的藥箱,隨口問:「小丫頭,看不出來,挺精明的啊?以前怎麼被姜家那幾個小子欺負?」

姜荷抿唇不語,心說,換了一個芯子,她還能像原主那麼軟弱,那麼傻嗎?

……

「姜家大丫頭,你妹妹是怎麼好的?吃了什麼葯?」胡郎中一到姜家現在住的地方,看到姜蘭,問的第一句話,就是姜荷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