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女福妻有點嬌》[農女福妻有點嬌] - 第2章 會遭報應的

第2章 會遭報應的

姜荷的眼睛漲漲的,從小到大,除了福奶奶,還沒有誰對她這麼好,水一入嘴,姜荷的眉頭下意識的蹙了起來,這水帶着青草味。

見姜荷不愛喝,方翠英解釋道:「這是車前草煎的水,喝了就不燒了,我們小荷就會好起來了。」

「娘,我自己來。」

姜荷端着碗,趁人不注意,將脖子上掛着的黑葫蘆在藥水里過了一下,她仰頭,將藥水一飲而盡。

喝完葯,姜荷才好奇的詢問:「娘,我們這是在哪裡?」

姜荷打量着這破舊的房子,以她們家的情況,村裡應該沒有人會收留她們母子四人。

「這是村口山腳下的屋子,你別怕,沒有鬼的。」方翠英安慰的話,顯然沒什麼說服力。

姜蘭正輕哄着弟弟姜秋睡覺着,她笑着說:「小荷,爹說了,人比鬼可怕,我們現在不用再回姜家了,你也不會擔心被罵了,以後姐養你。」

「噗嗤~」

姜荷沒忍住笑出聲來,一個十歲的小娃娃說要養她呢。

「娘明兒個,就去找你劉嬸,看看漿洗房還要人嗎,你們放心,娘一定把你們養大,不讓你們餓着肚子。」為母則剛,方翠英來不及傷心,她要撐起這個家。

忽明忽暗的火光下,寒風不時的透過門板的縫隙吹進來,住的地方很破,可姜荷卻十分高興。

她以後就有娘,有姐姐,還有小弟了,窮點不怕,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沒什麼難關過不去的。

夜裡,姜荷燒得迷迷糊糊的,她感受到方翠英不時的用冰涼的帕子敷在她的額頭上,熱了又換,不時探着她的額頭,冰冰冷冷的帕子貼在額頭上,讓姜荷覺得舒服極了。

燒,徹底退了,姜荷出了一身汗,躺了太久的她,她悄悄起身,看着以極其不舒適的姿勢趴在床尾的方翠英,她心底暖暖的。

姜荷小心翼翼的讓方翠英換了一個更舒適的姿勢,又將鋪蓋蓋在她的身邊,許是照顧她們太累,方翠英睡得很沉,她把床邊的柴禾重新加了一點柴,讓火燒得更旺一點,能讓四面進風的屋子,更加溫暖一些。

她囁手囁腳的走出屋子,外邊,更是寒冷,皎潔的月光透進屋子,襯出這屋子破敗不堪,她緊緊攏住身上的衣裳,找了一個大碗,裝滿水,將黑葫蘆放在碗裏面,那皎潔月光下,拇指大小的葫蘆黑漆漆的,看着一點都不起眼。

突然。

姜荷瞧着不遠處有人影,還以為自己看花眼了呢,她再揉了揉眼睛,悄悄躲在門旁邊,透過那二指寬的門縫,努力睜大眼睛往外瞧。

她們都窮成這樣了,總不可能還有小偷吧?

姜荷心底嘀咕着,摒氣凝神的,別說喘大氣了,就是小小的呼吸都不敢,生怕被人發現了,她這小胳膊小腿的,打都不用打,直接就可以投降了。

咦?

姜荷看到那小小的身影,有點眼熟,只見那小小的身影,好像挑了什麼東西,他往地上一放。

是他?

藉著月光,姜荷瞧見了來人是誰。

張成風,村頭的獵戶,比姐姐姜蘭大二歲,現在就住在他們背靠着的那座山腰上。

姜荷沒敢開口,等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