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女福妻有點嬌》[農女福妻有點嬌] - 第1章 分家

第1章 分家

姜荷覺得身體像是要被拽得四分五裂一樣,耳邊儘是哭泣聲和謾罵聲,還叫嚷着要把她扔了。

一個臉色臘黃的婦人和一個尖酸的老婆子在搶她?

「娘,求求您,求求您別把小荷丟到南坡去,小荷還沒死,您不能把她丟到那兒去啊。」婦人哀切的懇求,懷裡緊緊抱着才七歲的小閨女。

婦人淚眼婆娑的說:「小蘭已經去請郎中了,只要吃了郎中的葯,小荷一定會好起來的。」

「都只剩下一口氣了,還治什麼?有這些銀子,還不如留着阿貴考秀才呢。」

蔡婆子直接伸手,一把拽住姜荷那瘦的根柴似的胳膊,一邊吩咐道:「阿貴,趕緊把這丫頭丟到南坡去了,別死在家裡,太晦氣了!」

「娘,小荷沒死。」婦人緊緊抱着姜荷,可她哪是蔡婆子的對手,很快,女兒半個身子都被蔡婆子給搶了。

蔡婆子的嘴,就像是點燃了的炮仗:「方氏,我要是你,就找顆樹弔死,害死了自家男人和女兒,還有什麼臉面活在世上?」

兩種力量拉扯着姜荷,疼的她猛然的睜開了眼睛,她的眼睛黑漆漆的眼睛緊緊盯着蔡婆子,雖然不知道現在什麼情況,但眼前這個老婆子憑什麼要把她扔了?

姜荷渾身發燙難受的很,但意識卻無比清醒,她幽幽的目光,陰森而又冰冷,說:「你要是現在把我扔了,我死了也會找上你!」

蔡婆子一想到那個畫面,渾身一個激靈,暗道:這不是迴光返照吧?

她下意識的鬆開手,身子也往後退,她高聲說:「有你這樣的兒媳婦,真是倒了八輩子霉了。」

老大姜貴問:「娘,還丟不丟?」

「等死了再丟。」蔡婆子沒好氣的回了一句,避開了姜荷的目光,捏着鼻子轉身就踏出屋子裡了。

「娘,胡郎中來了。」姜蘭氣喘噓噓的跑進來,正撞上了出屋的蔡婆子。

「沒長眼睛啊?趕着投胎呢?」蔡婆子罵罵咧咧的說著,看到胡郎中,才住了嘴,她站在院子里,聽到胡郎中說那死丫頭片子只是風寒引起的高熱,死不了,眉眼一耷拉,啐道:死丫頭片子。

屋子裡,姜荷睜開眼,腦子裡陌生的記憶如流水般湧來,她下意識的朝脖子摸去,摸到了小葫蘆,才覺得心安。

她的記憶停留在飛機失事的那一刻,無數的尖叫聲在耳旁響起,她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沒想到,睜開眼睛,就變成了另一個朝代和她同名同姓的苦命小丫頭。

原主爹剛死,原主高燒,親奶奶不給治不說,連飯菜都不給足,原主娘和姐姐省下吃的給原主,依舊無濟於事,硬生生的把原主拖死了。

姜荷只覺得整個身子像架在火上烤一樣,想着想着,又迷糊的睡了過去。

蔡婆子回到屋子裡,她的心裏盤算開了,老二沒了,老二媳婦一家子,可不就是吃白飯的嗎?

不行,死丫頭片子那一副短命鬼的模樣,誰知道什麼時候就死家裡了?

還有老二家的小兒子,才三個月,身子也弱,誰知道能不能養大?

蔡婆子眼睛軲轆一轉,就打發姜貴去找他爹回家。

姜拴柱一回來,蔡婆子就哭嚷了起來:「我們姜家這是造了什麼孽啊,這方氏是要把我們家的人都給剋死不成。」

「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