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醫女:獵戶王爺一品妃》[農門醫女:獵戶王爺一品妃] - 第9章

第9章

躺在床上的穆大春,臉色霎時一白,眼角不自覺的流下一滴眼淚。

在這一刻,他才良心發現,想起了自己生死不明的二弟。

有一年青黃不接,穆家老 二穆二飛非要出去做生意,帶了家裡僅有的一兩銀子走了。自此後,便音訊全無,丟下李氏帶着兩個孩子討生活。

過了兩年,他才聽說在兩百里外有一夥土匪,終日以打劫為生。再一聯想到二弟,便覺得他肯定是死在土匪手裡了。

至於二弟的頭一個女兒,早在二弟走的第二年就被崔氏偷偷賣給了人牙子。當年,那孩子才六歲,楊花也就才三歲。

「楊花,你個忘恩負義的東西,我看你就是見你大伯受傷了,怕他拖累你,才想要和我們脫離關係的,你想得美!我不同意。」崔氏說得很急,連聲音都尖銳起來。

穆一瑾冷笑了兩聲,「大娘你是不是忘了,我已經被你用五兩銀子賣給了郁蒼涼?以後我就是郁家人,與你穆家再無瓜葛!」

見崔氏要說話,穆一瑾根本不給她機會。

「崔氏,你莫要忘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你們害死了我娘!你們現在已經是我的殺母仇人,這關係你不斷也得斷,由不得你!」

穆一瑾心裏一陣酸疼,為原主有這樣的親人而難過。

她說完的時候,已經淚流滿面。

聽她提起李氏,崔氏心虛的把臉扭開。

「我不管,反正你大伯已經這樣了,他現在沒能力掙錢,欠劉員外的那一兩銀子,是你娘欠的,你必須得還!」

「崔氏,你還要不要點臉?」里正聽不下去,轉頭去看床上的穆大春,」大春,這事你怎麼說?」

穆大春哪好意思說反對,因為他和崔氏合謀,害死了李氏不說。如今他自己也遭了報應,被崔氏捅了一剪刀。

哪還有臉對穆一瑾要求什麼。

見他同意,崔氏那邊又炸毛了,「楊花,你個小賤人……」

這次她沒罵完,郁蒼涼已經走到她身前,聲音寒徹入骨,「再敢罵我媳婦,我就打掉你的牙!」

崔氏像被人掐死了一般,趕緊把話憋回去。

里正這才道,「楊花,那我就為你做主,以後你與穆大春一家再無關係。」他說完,目光又落到郁蒼涼頭上,「你們兩口子以後好好過日子吧!」

「多謝里正伯!」穆一瑾得償所願,趕緊道謝。

穆一瑾臨走之前,把昨天配好的退燒藥,給穆飛花留了一份。告訴他,一旦穆大春體溫升高,就給他服下去。

至於傷口,明天她再過來給換藥。

因為一晚上沒睡,穆一瑾一回到茅草屋,連飯都沒吃,便把自己埋進被子里睡死過去。

郁蒼涼做好早飯進來,正好看到她酣睡的模樣。

他盯着她的小臉打量,總覺得有什麼不一樣了,似乎相比於成親當日的穆一瑾,他更喜歡變化之後的她!

他也沒多想,把穆一瑾的變化歸結為,她是太過擔心她娘,才會性格大變。

他心裏升起一絲心疼,楊花以後只有他了,他以後一定要加倍的對她好!寵她,愛她,護着她。

見穆一瑾一點醒的意思都沒有,他只好上前幾步,挨着她坐下。

看着她略顯蒼白又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