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醫女:獵戶王爺一品妃》[農門醫女:獵戶王爺一品妃] - 第6章

第6章

穆一瑾走過來,對着郎中道,「老伯,你手裡還有其他葯嗎?止血的,消炎的都拿過來,我有用。」

郎中詫異的看了她一眼,「楊花,這人沒救了,你要葯也沒用。」

「不,我能救!」穆一瑾道,「請老伯幫我。你放心,葯錢,我以後會還的。」

郎中哼了一聲,「你這丫頭莫要說大話,我現在就回去取葯,要是人救得回來,我一文葯錢都不收。」

眼看着郎中走了,郁蒼涼上前來,擔憂的道,「楊花,你真的能救?」

里正也走過來,對着穆一瑾道,「楊花,還是先讓你娘入土為安吧!」

他的意思是,如果沒把握,就別管了。崔氏是什麼人,大家都心裏清楚,眼看着穆大春已經沒救,沒必要再惹崔氏這個潑婦。

「里正伯,我想試試。」不管原主還是現在的穆一瑾,雖然都對穆大春喜歡不起來。可她真的做不到,親眼看着一條生命在自己面前死去。

「可是你娘……」里正又道。

「里正伯,我娘那邊就麻煩您了,等我救了大伯,再去我娘墳前給她陪罪。」穆一瑾回頭看了眼穆大春,」里正伯,時間緊急,拜託您了。」

里正嘆了口氣,這才到外面招呼大家,趕緊抬了李氏去下葬。

郁蒼涼道,「放心,我去送你娘最後一程。」

穆一瑾的眼淚刷的一下落下來,「郁蒼涼,謝謝你。」

等人都走了,穆一瑾看向崔氏,「你家裡有蠟燭嗎?全部找出來,我有用。」

崔氏動了動嘴唇,她賣了李氏之後,倒是買了一包蠟燭,可她還沒捨得用。平日里,家裡用的都是自製的油燈。此時讓她拿出來,她心疼啊!

「娘,你還在磨蹭什麼?我爹都要死了。」穆飛花推了一下崔氏,「蠟燭在哪,我去拿。」

崔氏這才走到後屋,把藏得嚴實的蠟燭找出來。

「把蠟燭全部點上!」穆一瑾已經讓穆飛花打了清水進來,仔細的將手洗凈。這裡沒有消毒液,但眼下為了救人,也只能將就。

上了止血藥之後,傷口終於不那麼往外流血了。穆一瑾趕緊檢查,在確定沒傷及心肺後,她差點激動的哭出來。

萬幸,真的是萬幸。

這要是傷到心肺,以這個時空的醫療技術……她不敢再想。 

崔氏把蠟燭都點起來後,穆一瑾把人全都趕了出去。剛好郎中進來給她送葯,看到她正在用白酒給針線消毒,震驚的半天都沒說出來話。

「楊花,你要幹什麼?」等穆一瑾用乾淨的白布沾了白酒,開始給傷口四周消毒時,老郎中終於沒忍住,問了出來。

「縫傷口。」穆一瑾神色淡然,已經快速的把用過的白布丟到一旁。

老郎中覺得嗓子幹得厲害,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道,「我能留在屋裡看看嗎?」

穆一瑾立馬同意,本來她還在擔心一會崔氏不聽話跑進來怎麼辦。有老郎中在身邊做掩護,她自然求之不得。

只希望他不要被自己救人的方法嚇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