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醫女:獵戶王爺滾下榻》[農門醫女:獵戶王爺滾下榻] - 第七章 睡與被睡沒什麼區別(2)

睡中某人香甜的夢境。

「小笨蛋。」

………

翌日一大早,姜漁就睜開了眼睛。

或許是接連幾日的疲憊,昨夜這一覺,竟然睡得格外香甜。

她醒來的時候,陸大牛剛好在整理雜草,見她起的這麼早,還有點意外,「不多睡一會兒嗎?現在還早,待會兒出發我叫你。」

「不了,大牛哥。昨晚睡的太好了,現在要睡也睡不着的。」

姜漁從床上起來,順手將被子整理了一番。

或許是常年的生物鐘,或許是得知今天要出門趕集,所以有點興奮,早早就起,順便感受一下這山裡的清新空氣。

「那我去打水。」陸大牛提着水桶就出了門。

而他前腳走,姜漁後腳就將門一關,然後翻出薑母帶來的衣裳迅速的換上。

她之前的衣裳已經破爛的不成樣子了,穿這個出門趕集去,只怕要被人笑話死。

但是剛換上的這件,也是她出嫁前的衣裳,現在的身形穿,袖子着實是短了一截。

唉,同樣是要被笑話的,那還不如穿這件,起碼乾乾淨淨。

陸大牛腳程很快,沒一會兒就提着水桶回來了。姜漁藉著水洗了把臉,然後含着水來回幾次就當漱了口。

這個時代,沒有牙刷沒有牙膏沒有香皂,一切都只能從簡。

兩人洗漱完後,陸大牛就拎着火紅狐狸出了門,出門前,姜漁還用了一塊破爛的布將那狐狸給遮掩住。

這火紅狐狸一看就並非凡品,到時候被人眼紅了可就得不償失。

陸大牛點點頭,贊同了她的做法。

兩人從半山腰上下來,走了好一段路,才走到了村口。

今天是趕集的日子,村口已經有很多的牛車在這裡等着拉客了。不過由於時間還尚早,並沒有來多少趕集的人。

「喲,這不是陸家二小子嘛,怎麼,帶着媳婦去哪?」等牛車拉滿人的間隙,一個婦人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眼神卻在姜漁身上打了個轉。

「看不出來嗎,人家小夫妻也是要趕集去呀!」

另一個婦人搭腔,眼神里卻是濃濃的輕蔑和不屑,捂着嘴巴偷笑道,「只是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走着去趕集啊!」

「肯定唄,不然怎麼就窮到偷人東西呢。我看你呀,還是少說幾句,免得自己身上的東西也遭人惦記。」

這一唱一和,聽得人真心不舒服。

陸大牛聽聞,面無表情的朝那兩個婦人瞥去一眼。眼神明明平淡無波,但那眼眸深處的銳利,卻讓人不由自主的感到心虛退縮。

他沒有說話,只是在一眾譏諷聲中,越過牛車,直接拉着姜漁上了旁邊的一輛馬車。

馬車雖然簡樸,卻遮陽避雨,比牛車坐得舒服多了。

當然,價錢也一樣高出許多。

但起碼,可以隔絕掉那些討人厭的視線,和令人厭惡的嘴臉。

「坐好啦,咱們出發嘍!」

駕車的車夫憨厚洪亮的聲音響起,馬車的車軲轆便開始轉動起來。

坐在馬車上的姜漁身子隨着車的顛簸而晃動,但那被陸大牛握在掌心的手,卻一刻也未曾鬆開過。

無聲的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