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醫女:獵戶王爺滾下榻》[農門醫女:獵戶王爺滾下榻] - 第七章 睡與被睡沒什麼區別

第七章 睡與被睡沒什麼區別

晚上的飯菜,是一碗鮮鬱金黃的雞蛋湯,一盤青色淡香的薺菜,半隻味濃極鮮的燉野雞,配上薑母送來的玉米粥,香甜養胃。

也算是挺豐盛的了。

陸大牛傍晚時分回家,沒抓到什麼特別值錢的獵物,倒是逮到了一隻蠢兔子。他將兔子丟在籠子里,等着哪天烤野兔肉吃。

「大牛哥,你回來啦?」

姜漁端過來碗筷,兩個人席地而坐就開始吃了。吃飯過程中,姜漁跟陸大牛說了自己母親今天來過的事情,一併說的,還有送出去的野雞。

「嗯。」

陸大牛喝了一口粥,淡淡應了一聲。

他不說話,姜漁也就不說話了。

「這是我們的家,家裡的事情你都可以全權做主,不需要跟我彙報。」半晌,陸大牛往她碗里夾了一隻雞腿,淡淡道,「太瘦了,多吃點。」

他現在總算是知道了,這個小丫頭通常是不會主動的。不管是做什麼,還是說話方面,總需要有人帶,有人來主導。

姜漁盯着自己碗里的雞腿看,也禮尚往來的給陸大牛的碗里也夾了一隻雞翅。

陸大牛一愣,隨即揚起了一抹無聲的笑意。

這一頓飯,吃的倒也溫馨。

太陽徹底落山的時候,整個村子就靜悄悄的,只有那狗的叫聲此起彼伏。月光朦朧的籠罩下,給整個大地都披上了銀白色的外衣。姜漁抬頭看着繁星點點,只覺得一切都靜謐而美好。

哼着歌將碗筷沖洗乾淨後,姜漁突然想到了一個要命的問題——

只有一張床,她和陸大牛晚上怎麼睡覺?

姜漁想着想着,臉就騰的燒紅了起來,越發不敢踏進屋子裏面了。

雖然她和陸大牛是夫妻沒錯,可是……

她的可是還沒想完,就見陸大牛修長的身形從屋子裡走出,看着她,皺了皺眉,然後伸出長長的臂膀,一把將她拽進了屋子裡。

「外面冷風大,傻站着幹嘛。就算想看星星也要等天氣好了再說,上床,睡覺了。」

姜漁被這一句上床給說懵了,站在屋子**糾結了好半晌,才有如壯士斷腕一樣下定決心準備睡覺。

反正……睡與被睡,也是沒什麼區別的。

她掙扎了好一會兒,卻聽身後傳來一聲輕笑,她睜開眼睛猛地回頭,卻見陸大牛熟門熟路習慣成自然的,將雜草鋪在地上,然後扯了件寬大的外袍蓋着,就這麼躺下睡了。

原來這張床,是留給她一個人睡的啊!

而且看他那樣自然嫻熟的樣子,貌似從前也都是這麼睡的?

不知為何,心情突然間就開始明朗。

姜漁爬上破舊的會吱吱作響的木床,將破爛的被子蓋在了身上。

茅屋很破,但似乎感受着屋內另一個人沉穩的呼吸聲,一切未知的恐懼,好像顯得都不那麼可怕了。

深夜。

鳥叫蟲鳴,清風掃竹林。

熟睡的姜漁夢中翻了個身,卻差點從窄小的木床上掉下來,還好地上有一雙手及時伸過來,將她輕輕一托,抱起放進了木床裡邊。

黑暗中,那人的眼眸卻閃耀如星辰,嘴角蕩漾起一抹輕笑,柔和幽深,划過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