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醫女:獵戶王爺滾下榻》[農門醫女:獵戶王爺滾下榻] - 第五章 娘家來人(2)

他道:「我今天獵到了一隻上好的火紅狐狸,明天正好趕集拿去賣,賣了銀子後帶你去看大夫,也抓些葯擦擦身上的傷。」

頓了頓,只聽他又道,「以前是我沒護好你,如今既然已經分家了,那麼以後,定不能叫她們欺負你半分!」

作為一個男人,作為一個……相公,無論如何,他也不能讓跟着自己的小媳婦兒任人打,任人欺。

「謝謝大牛哥。」

姜漁對他一笑,心中卻五味雜陳。

她實在是沒想到陸大牛會說出這麼一番話來,雖然話不多,語氣也有點兒生硬,卻莫名叫人心安。

這麼看起來,她這個便宜相公,至少是個有擔當的人。

而且經過這麼一頓飯,姜漁對他的性格也有了初步的認識:他雖然看起來孤僻,似乎不近人情,但實際上待她還不錯。

而且他踏實勤奮能吃苦,並且說一不二,承諾過的,都會兌現。

有了這個認知,姜漁對於未來生活一直忐忑不安的心,終於放下了幾分。

一頓飯,兩個人都吃的飽飽的。

盤子里的菜也全部清光,就連湯汁什麼的都沒剩下,若不是已經飽了,只怕碗底都要再舔個乾淨。

吃完飯後,陸大牛再一次上山,希望能夠在今天天黑前,再獵個什麼動物拿去賣,這樣,他們的日子就不必過的苦巴巴的了。

在分家之前,陸大牛也經常上山打獵。

但那時,他獵來的東西賣來的銀錢,最終都會交入陸家的公賬,做家裡的全部花銷。

偶爾獵個值錢的,那至少一個月的吃喝都不用愁。

但即使這樣,強勢貪心的婆婆馬香蘭,仍然對他們小夫妻倆頤指氣使,怪他們能力不行,怪他們吃的太多云云……

除了打獵以外,陸大牛還要去田裡農作,一天到晚沒有閑下來的時間。

以前的姜漁更慘,不但要田間農作,還要承包陸家裡里外外的活計,不管是餵雞餵豬,還是掃地燒水做飯洗碗,總之沒個閑。

如今家一分,倒還省卻了不少的事情。

陸大牛再次上山後,姜漁一個人在家,她將鍋碗瓢盆全都洗乾淨後,捲起袖子準備將家裡打掃一番,不然髒兮兮的,看着都不舒服,還怎麼睡覺呢。

姜漁拿分來的被子搭在了外面的雜草上曬,然後動手除了屋裡的蜘蛛網。

作完這些後,她又跑去屋子邊上,找了塊平穩的石頭墊腳,準備將房頂上破爛的地方補一補,免得睡覺着涼,萬一凍出病來那就麻煩了。

正忙得汗流浹背吭吭哧哧時,不遠處的山腳下卻來了兩個婦人,一老一少,正一人背着個籮筐急匆匆的趕來。

那老婦人隔着老遠,一眼看見姜漁後,便激動的三步作兩步的跑,一邊跑還一邊抹淚,扯着嗓子呼喚道——

「我的小漁啊,我可憐的閨女啊!」

姜漁手裡還拿着抹布,聽到這話傻愣愣的站在原地,她眨了眨眼,便看那老婦人撲到她面前,然後一把抱住她,哭的更是稀里嘩啦的。

「我苦命的孩子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