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醫女:獵戶王爺滾下榻》[農門醫女:獵戶王爺滾下榻] - 第二章 便宜相公

第二章 便宜相公

       這人證一出,姜漁真的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果然,那一瞬間,只見妯娌王翠蓮的臉上閃過得意,而婆婆馬香蘭則輕呼了口氣,然後朝自家女兒遞了一個外人看不懂的眼色。

好女兒。

而此刻,孤立無援的姜漁耳邊,是周遭村民跟着譴責她的聲音,各種謾罵和鄙夷的話語,聲聲入耳。

「真是看不出來啊,看起來挺老實本分的媳婦,竟然不聲不響的做這種下三濫的勾當!」

「這就叫咬人的狗不叫!平時看起來最好欺負的那個,往往才最陰險卑鄙!」

……

姜漁不想再爭了。

因為不管她說什麼做什麼,都是徒勞,這個偷竊的污名,已經牢牢的印在了她的身上。

怎麼爭?

百口莫辯。

在一眾的指責聲中,姜漁抬起頭,布滿傷痕和灰塵的臉,在陽光的照映下,顯得可憐而又倔強。

最終,她只笑了一下,然後吐出一句:「既然如此,那就分家吧!」

姜漁心裏很清楚,在這種節骨眼上分家,她會被人指着後背戳脊梁骨。

除了坐實她是做賊心虛以外,半點好處都討不到。

但即便如此,她也不想和這樣的人家共處一個屋檐下,會窒息的。

關於分家一事,王翠蓮當然是求之不得的。

原本她家就小有積蓄,吃食上也還都帶的過去,所以一直覺得婆婆小姑和小叔一家佔了她的便宜,這次若是把家分了,對她絕對是有利無害!

而婆婆馬香蘭的眼珠轉了轉,同樣在心裏打着她的小算盤——

如果分家的話,以後能佔兩個兒子的便宜就少了!

最重要的是,分了家之後,她還怎麼讓最好欺負的姜漁天天給她做家事,做農活呢?

她得算算,怎麼分,才是對她是最有利的……

眼珠一瞥,馬香蘭剛好看見被大媳婦叫來主持公道的村長,於是便急切道——

「村長大人,我們家的情況您也看見了,這缺德媳婦兒手腳不幹凈,真是敗壞我們家的門風!既然如此,還請村長來幫我主持主持公道,幫我分家吧!」

在這裡,村長都是具有極高的威望的,而這裡的民風,向來講究一個孝字。

因此不管怎麼分,馬香蘭作為婆婆,又是一家之主,她分到的絕對是最多的!

而且除此之外,分家之後的兩個兒子,每月都要給她銀兩和吃食做為孝敬!這麼想想,她就是光花不賺,也不用愁後半生了!

如此一來,分家對她而言,沒有壞處只有好處啊!

杵着拐杖從人群中走出來的村長看了馬香蘭一眼,眼神中有些許鄙夷:還好意思說什麼門風?整個犀牛村裡,頭一個喜歡在村子裏鬧事的,不就是斤斤計較又囂張跋扈的馬香蘭自己嗎!

但是一碼歸一碼,今兒這個事兒,他還真得管一管。不然沒有懲戒,以後整個村子裏,只會助長偷雞摸狗的風氣!

於是接下來,在鄉里鄉親的圍觀之下,由德高望重的村長親自出面主持,幫陸家把家給分了。

作為婆婆的馬香蘭得了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