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醫女:獵戶王爺滾下榻》[農門醫女:獵戶王爺滾下榻] - 第一章 潑髒水(2)

銀簪子,王翠蓮戴在頭上,怕別人看不見似的在村子裏到處炫耀。

所以這件事兒,全村幾乎沒有人不知道。

可哪知沒過幾日,那支簪子就不見了,王翠蓮氣的呀,一口咬定就是姜漁偷的,於是不分青紅皂白的,就將那性格怯懦的弟媳給打的半死!

原主的膽子本來就小,在嫁進這樣的人家之後,面對強勢的婆婆,兇悍的妯娌,自然備受欺負。

就算穿越而來的姜漁沒有繼承原主的記憶,可光看着身上一道又一道縱橫交錯的傷口,和化不開的淤青,都能猜到原主一直以來的艱難處境。

姜漁沉默,臨近中午的大太陽曬的人有些發暈,然而汗流浹背真實的感覺下,她意識到自己不是在做夢。

一切都真真切切,她真的變成了另外一個姜漁。

她在心裏默默嘆了口氣,道了一句既來之則安之。然後再睜開眼睛時,她便對着所有人道——

「既然大嫂一口咬定說我偷了她的簪子,那可以,我們搜,現在就搜,當著所有鄉親鄰里的面,把我房間從裡到外翻一翻,我倒要看看,能不能翻出那根簪子!」

誣陷她偷東西可以,但總要人贓並獲吧?

不然的話,光憑王翠蓮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能把白的說成黑的,綠的說成藍的?

姜漁不能忍這一口氣!

「……」這個話一出,王翠蓮倒是冷笑一聲,真的打算動手去搜。而婆婆馬香蘭的臉色,卻變了一變。

因為她心裏很清楚,二媳婦姜漁的屋子裡,是搜不出什麼東西來的。

可王翠蓮卻不依不饒,當即冷笑一聲,擼袖子道:「行啊,不見棺材不掉淚是吧,那就別怪我人贓並獲!」

說完,真要往破爛小院兒里沖。

眼看着大兒媳王翠蓮真有要去搜屋子的架勢,婆婆馬香蘭立馬拽住她,然後指着姜漁的鼻子罵:「二房家的,你鬧夠沒有?真要搜出來了,我看你怎麼收場!」

聽到這些話,姜漁真的是想要笑啊。

世間上,怎麼會有這麼無恥的人?

她說沒有偷,但是周圍的人,不分青紅皂白,各種污水往她身上潑,各種臟帽往她身上戴!

若真的是她偷了,她被當場抓個現行她也無話可說!

可印象中,這絕對不是膽小怕事的原主會幹出來的事!

如今因為她們的誣賴,已經把原主給活活打死了,姜漁看慣了手術室里的生死,只心疼那一條白白葬送的人命啊!

可這些人,到底還想怎樣?

婆媳三人拉扯間,側邊的屋子裡又走出來一個年紀約莫十五歲左右的小姑娘,長得和她婆婆馬香蘭有七分相似,眼睛大,下巴尖,穿着粗衣麻布,遠遠看起來還算標緻。

這姑娘年紀雖然不大,但那雙眼睛裏閃爍的精明,卻和婆婆馬香蘭如出一轍!

那一瞬間,姜漁心中有一個不確定的猜測:這小姑娘,該不會是她的小姑子吧?

也就在這個念頭剛剛划過腦海時,那個小姑娘卻用手指着姜漁,對着所有的村民,大聲而義憤填膺的指控道:「我可以作證,就是二嫂偷拿了大嫂的簪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