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門醫女:獵戶王爺滾下榻》[農門醫女:獵戶王爺滾下榻] - 第一十五章 人心可以險惡到什麼地步

第一十五章 人心可以險惡到什麼地步

這一發現,猶如晴天霹靂!

姜漁捂着自己的嘴,免得驚呼被發現。

可同時腦袋裡一團亂麻,不知道該不該將這個事告訴陸大牛!

她還沒想完,腳下那林子里的爭執還在繼續。

「這又不是小事,哪能你說討厭一個人,就弄死人家呢?」被叫田富貴的男人抓耳撓腮的解釋,「萬一被發現,我這條命也就交代了!」

「說來說去你就是膽小!」

馬香蘭不依不饒,氣憤的將衣服重新穿好,一巴掌就拍在了田富貴腦袋上,揪着他耳朵罵道,「你欠人家的賭債都是我給你還的,現在好啊,吃我的用我的,把老娘摸完了就翻臉不認賬了是不是?」

田富貴被揪得直叫喚,同時火氣也上來了,氣哼哼還嘴道:

「那還不是你偷來的破銀簪還的,又沒讓你出銀錢,最終倒霉的不還是你那二媳婦兒嗎,替你背鍋還被訛錢!早知道陸大牛那麼有錢,直接偷他的不就是了,哪還用得着搞這麼一出!」

「你倒還怪起我來了?」馬香蘭撒潑起來也不是好惹的,「花錢的時候你怎麼就不說這話呢?反正我不管,姜漁那個小賤蹄子敢罵我,我非要弄死她不可!」

「是想弄死她,然後霸佔她家的吃食吧!」田富貴嗤笑。

「我不管,總之,你必須幫我!」

「好好好我的大姑奶奶!誰讓我就迷戀你呢。快來讓我親一口……」

……

接下來的話,姜漁已經聽不下去了。

她從一開始的震驚到驚訝,再到後來的平靜,只覺得自己的身心遭受了傷害:見識了如此噁心的骯髒嘴臉,她現在真的很反胃!

原來最開始幫着妯娌王翠蓮誣陷她偷東西,馬香蘭大義滅親主持公道的模樣,為的就是把髒水往姜漁身上潑,好把她自己給摘清出去。

而現在又因為嫉恨她,甚至想要她的命!

姜漁身上一陣陣的發冷。

人心,怎麼就可以險惡到如此地步呢?

沒心思下山去田地里了,姜漁悄悄的原路返回。走到溪水邊時,遇見幾個孩子在玩水,那天真爛漫的笑臉,那容易滿足的純真,讓她的心情也有所好轉。

比起大人之間的險惡和算計,這些孩子們,才天真爛漫到讓人喜歡。

卻不料其中一個孩子見到她,起先一愣,隨即撿起河裡濕濕的石頭就往姜漁身上扔,一邊扔還一邊罵:「偷東西的壞人,該打!該打!」

其他孩子見狀,也有模有樣的效仿,全都開始嬉笑着撿石頭丟姜漁。

一邊扔,還一邊唱起了童謠:「數一數二數大牛,大牛媳婦是高手:會偷雞,會摸狗,竟然長了三隻手!賊婆娘,渾漢子,見一次,打一次!」

第三隻手,就是小偷的意思。

姜漁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出名了,還被唱成了這麼難聽的童謠。

她雖說不至於跟一群孩童較真生氣,但童謠裏面連陸大牛都編排的這麼難聽,實在有些過分了。

「誰教你們的?」姜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