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轉之界》[逆轉之界] - 第1章 神秘的聲音

鈴鈴鈴

一個吵鬧聲響起

在床上一個十幾歲的男孩,被鬧鐘吵醒,感覺很疲倦,但還是伸手把鬧鐘關了,然後又繼續睡了下去。

過了一會

鬧鐘又響了起來,男孩才從床緩慢的爬了起來,關掉鬧鐘,用疲憊的雙眼看着時間。

9:00

看着時間,男孩瞬間清醒。

「完了,要遲到了」

男孩瞬間從床上爬了起來,打開衣櫃瞬間換上校服,從房間走了出來,跑下樓梯,走向廚房,拿着定時烤好的麵包,迅速吃了了下去,然後拿起背包跑了出去。

男孩使出吃奶的勁,全力跑着,不到一會喘着氣跑到了學校門口,聽到安靜的聲音,男孩知道已經晚了,跑到教室看見老師正在講課,內心顫抖。

「完了,這該怎麼辦」男孩看見老師在前台講着,隨後看向後門,心裏突然有個想法偷偷溜到後門。

然後趁着老師在前面邊講邊用粉筆寫字的時候,蹲了下去想爬到自己的座位,同學們都在認真聽老師的課,男孩爬着爬着快要到座位了,但運氣很不好。

「葉言,你又遲到了」一個老許些的聲音大聲說著。

葉言隨抬起看了看,發現老師在看着他,其他同學也看着他,如此場景銀光現在已經尷尬死了,都已經想離開地球了。

老….老師…….

葉言用害怕的語氣叫着。

老師無語的看着葉言,伸出手,指着外面走廊。

「給我到外面去站着」

葉言尷尬的看着老師,隨後站了起來,走到教室走廊,在外面站着,然後嘆了口氣,唉。

老師擺了擺手說道

「繼續上課」

就這樣葉言因為錯過上課時間,站到了中午,隨後被叫到辦公室說了一頓,銀光剛來到這個學校不久,所以沒什麼朋友。

葉言走到校口門買了份便當,走進了學校的風景區,裏面有少許些人,微風輕輕吹着。

葉言在一個白色長椅子坐了下來吃着便當,然後覺得為什麼,「我就是叫不醒,雖然剛來這所學校不久,還沒適應,而且還社死了,我真倒霉,唉……

「算了,下次注意些吧。」

說著說著,葉言狼吞虎咽的吃着便當,感覺就像在發泄。

隨後一個聲音傳來,葉言旁邊兩個女孩在聊天,聊的好像是一些奇怪的事。

葉言豎起耳朵仔細聽着那兩個女孩在講什麼?

「你聽說了嗎,附近一家披薩店附近,晚上有人路過那總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音,說著什麼,求…….們,救….我….

「斷斷續續的,你說會不會是別人的惡作劇?」一個長頭髮的女孩說著。

「我認為有可能,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就跑出來做這種惡作劇,這種人真是。」

葉言聽着那兩個女孩講的事情,附近的披薩店。

葉言突然震驚了起來。

「那不是我打工的地方嗎?會有奇怪的聲音,什麼鬼啊?為什麼總感覺我好倒霉,但是也不得不去,畢竟不打工沒錢吃飯啊,沒辦法,希望不會遇到吧。

隨後葉言吃完飯後,回到了教室準備上下午的課。

葉言一臉憂愁的上着課,下午下課鈴響了,銀光拿起書包,準備去打工的地方,走進披薩店,隨後穿上工作服開始上班。

一位老大叔看着葉言裝腔作勢的說道,「要勤快一點,這樣以後出社會才會有人要,懂嗎。」

葉言附和的點了點頭。

那個老大叔表示明白了就好,隨後走了出去。

葉言嘆着氣。

「這些話是全國統一的嗎?算了,還是開始工作吧。」

晚上9:00

有人來替銀光的班了。

葉言走向員工休息室,換下工作服,拿着現在的披薩準備回家吃,然後跟替班的人打了聲招呼,走出披薩店。

看着暗暗的天色

街上人來人往的人群,銀光走在了回家的路上,路上看見一群小孩子在玩。

葉言微微一笑,看着那群孩子。

真羨慕啊,無憂無慮的,不用為生活和學業煩惱。」葉言是個孤兒,從小就在孤兒院被撫養長大,然後一直在工作維持着生活,他沒有什麼**,他只要平凡生活着就行。

葉言在那站了一會之後,腿又開始動了起來,走向回家的路,順便在路上買了一些水,手上帶着披薩。

「回家之後有好吃的,太棒了。」葉言自言自語着,直到走進了一條沒多少人小街。

突然在葉言前方,出現一道投影,嘴裏在念叨着。

[請求你,救救我們的吧]

「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和投影,把葉言嚇死了,「什麼啊?我不會這麼倒霉吧,真碰到那兩個女生說的。」

眼看投影越來越近,葉言越來越慌張。

「你不要過來啊,我告訴你我可是很厲害的,我還是幼兒園跆拳道冠軍呢。

投影好像沒有聽到似的,葉言倒在了地上,投影好像快要觸碰到他了。

「啊啊啊不要過來呀,我這輩子也可沒幹什麼壞事,離我遠一點啊」葉言閉着眼睛害怕的尖叫着。

投影碰到葉言,穿透了過去,感覺就像是透明的,之後投影化成了一弔墜,葉言睜開眼睛看着地上的吊墜疑惑着。

「靠,難道是真是別人的惡作劇?」葉言嘆了口氣,看着沒有反應的吊墜,「看來真的是別人的惡作劇,哪個這麼沒良心的?用這個東西出來嚇人。

葉言看着周圍安安靜靜,認為趕緊走吧,趕緊離開這個地方,正要爬起來的那一刻,吊墜突然又發光,飛了起來。

用光把葉言圍了起來,「這是什麼情況?」

隨後吊墜化成一道光,把葉言吸了進去,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在一個隧道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只是想回去吃個飯。」葉言吶喊着。

隨後腳下出現了一個別的世界的空洞,見到現在發生的事情葉言思考着。

「難道我穿越了?這我能明白,但我為什麼會在高空中呀,啊啊啊,這是要死的節奏啊,我怎麼這麼倒霉。」

看着地面,葉言閉上了眼睛,放下雙手雙腳,表示已經釋懷了,掛了就掛了吧。

眼看快要降落到地面,就在這時,一股神秘的力量在葉言距離死亡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