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庶妃》[逆天庶妃] - 「楔子」至死方休

舒瑾萱覺得胸口悶得慌,有種想要喘氣,卻被什麼堵着的感覺,很不舒服。迷迷糊糊中,緩緩睜開了眼睛。

眼前的景物有些模糊,朦朦朧朧中,紅燭靜靜燃燒,明明滅滅。窗帘拉得嚴嚴實實,以至於舒瑾萱並不清楚,外面這會兒是白天還是黑夜。

一張精雕細琢的雕花大床,錦被綉衾,床榻上還掛着小小的香囊,散着淡淡的幽香。淡綠色透明的紗幔低垂着,營造出一種朦朦朧朧的氣氛。

這是哪裡?這根本就不是三王府……

忽然舒瑾萱感覺到很不對勁,身體不舒服,地方也不對,旁邊還有另外一個人的氣息,她到底是怎麼了?

「…………你是誰?這裡是哪裡……。」舒瑾萱哭喊着的聲音不斷在諾大的房間中響起,眼淚似斷了線的珠子般一顆一顆的掉落在地上。

此時她身上的衣服已經破了,就差最後一步了,她不安地抖動着身體,似乎要面臨著最可怕的事情。

「小美人,害羞什麼,我來了……」,男人的聲音。

淚水模糊了視線,如出閘的洪水源源不斷的湧出,誰能告訴她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麼?

舒瑾萱的哭喊,非但沒有讓男人手中的動作停下來,楚楚可憐的樣子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扭曲行為。

她怎麼不知道自己的處境,可她現在沒有辦法去為自己解決,她發出無力的喊叫,卻也只能這樣而已。

「不要……求你放開我……。」陌生男人的毫不掩飾的貪婪眼神,讓舒瑾萱感到無比的噁心。

男人沒有停下。

此時,大腦一片空白,只剩下了無窮的羞恥和絕望。舒瑾萱大大的眼睛驚慌的盯着眼前這個男人,秀麗的小臉布滿淚水,試圖努力掙扎着,可是因不知何時被下了葯,渾身無力,只能狠狠的一口咬住了男人的胳膊。

她咬的很用力,男人不禁吃痛,屋裡靜的嚇人,氣氛頓時降到冰點。倏地,男人一把抓起舒瑾萱的頭髮,輪圓了胳膊甩手就是一巴掌,「啪」一聲脆響一下子將舒瑾萱打出好遠,瘦弱的身子「砰」的一聲重重的摔在地上。

男人氣急敗壞道:「竟敢咬我?!你這個賤人,你還以為你是身份尊貴的三王妃嗎?王爺已經把你送給了我,現在你連個妓都不如!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頓時,舒瑾萱眼冒金星,口中冒出血腥的味道,鮮紅的血順着她的嘴角緩緩流下,右臉頓時蒼腫起來。

火辣辣的臉上忽然冰涼冰涼,她怔忡着摸摸臉頰,溫濕一片,哭了,什麼時候她哭了……像一個瓷娃娃一樣,怔怔的看着前方,任憑淚水肆虐,模糊了視線。

藍楓逸,他憑什麼?一二再而三的傷害她?她到底哪裡做錯了,他憑什麼這樣對她啊?

他既然不愛她,當初皇上賜婚為何不拒絕?既然她不是他心尖兒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