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獨家解藥》[你是我的獨家解藥] - 第9章 今夜月色很好

  總的來說,除卻最開始的兩天,江晚住院的這段時間還是過得很愉快的。

  常來給她換藥的幾個小護士都跟她很熟了,不忙的時候總要來找她聊八卦。
江晚平時總是一個人,冷清慣了,好不容易有人和她一起聊天,她覺得難得的熱鬧,所以縱使有的時候乏了,也強打着精神和幾個小護士東聊西扯。

  病房裡嘰嘰喳喳好不熱鬧,病房外陸景行卻不滿意了。
每次他來,江晚總是懶懶地躺在床上。
剛剛談天說地的精氣神兒呢?
對着他就換了番態度。

  「你們都不要工作嗎?」
隨着吱呀一聲,病房門推開,陸景行挺拔瀟洒的身影出現在眼前。

  幾個小護士和江晚熟了,開起玩笑來也就肆無忌憚:「陸醫生還說我們,你自己來的可是比我們勤快多了。」

  陸景行看看江晚,她臉上並沒有什麼波瀾,還是一副樂呵呵的樣子,想來是沒把這個小玩笑放在心上。

  「我是工作,你們呢?」
陸景行明知道自己是自欺欺人,還是眉頭一蹙,一本正經地說。

  「你當然也是工作,陸醫生,那我們不打擾你工作啦。」
幾個小護士笑鬧着,推推搡搡地出去了。

  她們不是那麼不識趣的人。
陸景行的不近女色是遠近聞名的。
早先陸景行剛來醫院時,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小姑娘。
名校畢業,外型出眾,待人謙和有禮,網絡上的大神作家是他哥哥,想來家庭也是殷實的,無數璀璨的光芒匯聚到一起,成了陸景行的樣子。
多少個小護士春心萌動躍躍欲試,可他無一不拒之千里。
就連院里最漂亮的孫怡然,那個驕傲的花蝴蝶,在鍥而不捨一個月後,得到陸景行明確的答覆:「孫護士,你很優秀,但你值得更好的。」
久而久之,便沒有人再去碰這顆釘子。

  但時間久了,她們發現,陸景行確實是個不錯的同事,年紀輕輕卻技術精湛,甚少言語卻很有擔當,且不像一些男同事那樣輕佻又吝嗇。
她們逐漸也就原諒了陸景行最開始的冷漠疏離,甚至開始八卦連孫怡然這等美女都看不入眼的陸醫生,到底會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

  現下,她們似乎有了答案。
可是,這個受傷的小記者,好像也沒有比孫怡然漂亮很多啊。

  眼睛是蠻大的,滴溜溜的,清澈明亮,看起來很機靈的樣子。
皮膚嘛,倒是很好,白皙且剔透,沒有一點瑕疵。
只是個子嘛,瘦瘦小小的,看起來像朵不堪一折的小白花。
更不用說身材了,和孫怡然的**比起來,差了不是一星半點哦。

  小護士們卻覺得很開心,畢竟和高傲的孫怡然比起來,她們還是更喜歡眼前這個說話有趣兒待人隨和的小記者,且她們知道江晚是因着救人才受傷的,心裏的佩服又添了幾分。
只是不知道孫怡然如果知道了,還開不開心得起來哦。

  但江晚卻有幾分不開心,今天她正和小護士們聊得高興呢,陸景行一來,她們竟然全走了。

  「陸醫生,你今天沒事嗎?」
江晚的大眼睛裏帶了幾分天真。

  陸景行有點頭痛,他一天來病房三遍,來得時候無非是問一些一些今天體溫多少,傷口還疼不疼的小事。
換作其他人,多少都能感知到一點什麼,可偏偏她,剛剛叫他什麼?
陸醫生?
真是疏離透了。

  「江晚,我叫陸景行。」
他覺得他有必要強調一下。

  江晚眨眨眼,看着言語裡帶了點嚴肅的陸景行,眼裡滿是疑惑。
她知道啊,第一次見面時她就看過了他的銘牌。

  看着面前這個小傻瓜,陸景行嘆了口氣,有幾分無奈地說道:「我的意思是,你可以不用叫我陸醫生。」

  「哦,好……陸景行。」
江晚點點頭。
這個陸醫生實在好心得很,每隔多久就要來詢問一下病情,現在的醫療行業真的是越來越暖心了。
不過她想想,他的確幫過她不少忙,多多少少也算是朋友了,「陸醫生」這個稱呼確實顯得有些生份。

  「你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