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獨家解藥》[你是我的獨家解藥] - 第2章 當時只道是尋常

  陸景行一夜沒睡。
當然,值班的時候他本來就是不能睡的。

  凌晨兩點的時候,一個小男孩發高燒送來了醫院,哭鬧不止。
他和同事齊上陣才哄着小男孩掛上水。
剛回到科室,就看到一個穿着粉色兔耳朵拖鞋的女生坐在椅子上等她。

  女生的樣子看起來實在有點可憐,原本纖細雪白的腳踝紅了一大片,還起了一個大泡,摸上去卻是冰涼。
這個時間隻身出現在這兒的女生必然是獨居,在這個城市裡,這樣的女生太多了。
想來她來醫院,坐到這兒都費了不少周折。
這麼想着,陸景行手下的動作不覺溫柔了些許。

  收拾完後,陸景行便坐在椅子上休息了。
醫生這行是真累,但他並沒有後悔過。

  不過他沒想到眼前的女生是記者。
看到她一個頭兩個大,委屈巴巴來找他借電腦時,他覺得有些好玩。

  陸景行聽到女生碎碎念;「願天下有情人最終都成兄妹。」

  他的笑意更深了。

  陸景行當然沒有睡着,一是他不能睡,二是女生敲擊鍵盤的聲音,雖然很輕,但在這個寂靜的夜裡,還是被他捕捉到了。

  他沒有出聲,甚至在聽到她小聲啜泣時。

  六點的時候,江晚準備起身回去了。
她小心翼翼地拉開電腦前的椅子,盡量很輕,不想還是驚動了陸景行。

  「哎呀,對不起,你醒了。」
江晚感到有些抱歉。

  「嗯,沒事,」陸景行起身,摘下口罩,脫下白大褂,「你怎麼回去?」

  「我打車。
這個時間在路邊很容易就能打到車。」

  陸景行眉頭一蹙,似乎有些不滿道:「你是準備把你的傷口弄破,再來一次醫院?」

  「不是不是。」
江晚連忙擺手。

  「我要下班了,」陸景行收拾好衣服,「你家在哪裡?」

  江晚滿腹疑雲地打量着眼前的年輕醫生,還是如實說了。

  「正好順路,我送你。」

  「不了,不了,」江晚一向是個怕麻煩別人的姑娘,「我還要上班的。」

  「你這樣子怎麼上班?」
陸景行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江晚內心哀嚎,我也不想啊,可是不上班就沒有全勤,沒有全勤就會扣工資,工資少了就會……房租、水電、交通都需要錢呀。
更何況就算拋開經濟問題不談,想到主編那張臉以及那句「我們做媒體的,輕傷不下火線,重傷戰死沙場」就膽寒。

  陸景行口氣和緩下來:「在哪裡上班呢?」

  「Panda網,離這兒也不遠。」
江晚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聽從醫生的話,一晚上沒睡,她確實太累了也太困了。

  坐在陸景行的車上時,江晚的腦袋愈發昏昏沉沉。
不過說起來,現在醫生的工資都這麼高了嗎?
江晚看着陸景行這輛價格不菲的車,心裏犯嘀咕,看他的樣子也不大呀。
想起之前大學裏的醫學生天天熬的熊貓眼,以及磚頭一樣的專業書,和無比容易掛科的期末考試,江晚這下信服了——果然知識就是財富呀。

  「我還沒吃早飯。」

  就在江晚想東想西的時候,陸景行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江晚這才留神起陸景行。
先前他一直戴着口罩,只覺得他眸子清澈明亮,且她的心情實在不允許她欣賞帥哥。
如今他脫下白大褂穿着一身休閑裝,倒真是清朗俊逸。

  她不是那麼不會察言觀色的人:「那我請你吃早飯好了,你想吃什麼?」

  「都行,」陸景行遲疑片刻,「就吃你平時吃的好了。」

  「我平時都是幾片麵包隨便應付過去的,還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