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獨家解藥》[你是我的獨家解藥] - 第10章 只要你在身邊

  陸景行現在想把陸鴻鈞的腦袋擰掉的心都有了。

  他起先沒有發現自己的這條狀態,因為陸鴻鈞偷偷給他設置了該條朋友圈信息免通知。
他只看到陸鴻鈞沒有給江晚發出那句話,心裏鬆了一口氣,卻沒想到陸鴻鈞來了這麼一招。

  幾個相熟的朋友免不了要拿他開涮,「鐵樹開花了」,「如果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諸如此類的評論也就算了。
要緊的是江晚竟然破天荒給他評論了句:「陸醫生這是想起故人了嗎?」

  顯然,江晚是誤會了什麼。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陸景行心裏默默給陸鴻鈞貼上這麼一個標籤。
接着,一番思索,打下幾個字:「嗯,我媽媽很喜歡他的書。」

  江晚覺得陸景行是真的神通廣大,她找了近半年的書,只是下午時無意跟陸景行提到了句,他竟然第二天就找來了。

  「你給我這幾本書真的沒關係嗎?」
江晚小心翼翼地捧着這些頗有年代感的書,有點誠惶誠恐。
懂點行情的都知道,現在市面上的暢銷書雖然價格標的越來越高,但都尋常可見,不足為稀。
反倒是那些已經出版過好多年的,越發難得。
江晚的爸爸也收藏着很多書,她耳濡目染,自然知曉些。
江晚看了看出版日期,已經將近四十年了,便知道這些書的分量。

  「沒事,這些書已經很久沒有人碰了,它應該很慶幸遇到伯樂。」
陸景行看她高興,心情也跟着明朗起來,嘴角不覺勾起一笑。
他相信,他的媽媽應該也很高興有這樣一個知音。

  陸景行給江晚送過書,想她心情今天應該不會太差,便放心地走了。
科室實在是忙,每到冬天醫院的病人更是成倍增多,他委實抽不出太多時間來。

  這段時間江晚休養得很好。
不過能不好嗎?
且不說陸景行一天三次的問候,只杜若白,就把她養胖了好幾斤。

  杜若白回家後思來想後,還是覺得過意不去,便遣了一個保姆,今天送紅棗烏雞湯,明天送黃豆豬蹄湯。
江晚盛情難卻,幾天下來,臉色跟着紅潤了不少。

  今天小護士來給她拔了針後,便說可以去辦出院手續了,只需再過一個星期來拆線就沒事了。

  江晚這幾天實在憋壞了,好不容易能呼吸醫院外的自由空氣,她忙不迭收拾了東西。
不過東西真多啊,杜若白送來的一堆吃的用的,還有陸景行給她帶來的書。
她大包小包收拾完,才想起臨走前應該去跟陸景行道個別。

  她沒有在科室看到陸景行,值班的小護士匆匆忙忙從外面回來,碰到她,只急匆匆告訴她,陸景行在急救室做手術,便拿上東西,又火急火燎地走了。

  醫護人員實在是辛苦啊。
連江晚這種工作時腳下踩風火輪的人都忍不住感慨。
她這些天也差不多知道了陸景行的上班時間規律,想來如果沒有這台手術,陸景行再過幾個小時就下班了。
江晚決定去那邊等一會兒。

  急救室外三三兩兩地坐在幾個病人家屬,無一不是黑雲籠罩。
空氣里隱隱還有一絲淡淡的血腥味。
江晚覺得自己離手術室太近了不合適,便撿了個遠遠的位置望着。

  聽家屬的談話,進去的是傷者是出了重大車禍,腹部收到重創,內臟受損嚴重,出血不止,送進來時情況已經很危險了。

  江晚不由得攥緊了拳頭,內心跟着也有幾分緊張。
她是相信陸景行的,只是她知道現在醫患矛盾嚴重,如果情況不是那麼樂觀……

  江晚的禱告似乎沒有起到作用。

  傍晚時候,「叮——」一聲清脆短促的聲響,陸景行和幾個醫生護士出來了。

  陸景行摘下口罩,縱使江晚隔得遠遠的,也能看出陸景行的臉色很不好。
他英挺的眉毛緊蹙着,緊緊攥起的拳頭青筋暴起。
似乎是有些猶豫的,他看向患者家屬,然後緩緩地、深深地鞠了一躬。

  他只覺得抱歉。

  患者家屬縱使有所心理準備,但當確鑿聽到這個消息時,還是禁不住崩潰,嚎啕大哭。

  尖銳的哭聲幾乎要穿透江晚的耳膜。
她看着陸景行失魂落魄的樣子,不禁走上前,輕輕拉住了他的袖子。

  陸景行並沒有什麼反應。

  江晚覺得陸景行的情況不太好,有點擔心,於是便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