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獨家解藥》[你是我的獨家解藥] - 第1章 與君初相識

  冬日的長夜幽冷寂靜。

  江晚趴在被窩裡,翻來覆去,最終還是心一橫,手指輕輕一觸,信息發送成功。

  ——我明天有事,就不去了,你加油。

  手機另一端的顧銘看着微信愣了三秒,把之前長長的對話又翻了一遍,第一次覺得很累,嘆了口氣,把手機扔到一邊,睡了。

  江晚還趴在被窩裡抓着手機,幽幽的白光映在她臉上,滅了亮,亮了又滅,但始終沒有等到她要的那句話。

  「你加油」這三個字像一根細針,輕輕地扎着江晚的心。
但說到底,這跟自己有什麼關係呢?
六年的喜歡在顧銘說要跟別人求婚的那一刻,都成了笑話。

  窗外的月亮卻格外皎潔,藉著月光,江晚披上一條薄毛毯,決定起身給自己倒杯熱水。

  她已經不是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了,本不會這麼輕易感傷,可心裏還是止不住的難過。
顧銘這些年一直和她保持着若近若遠的距離,她不是不知道其用意。
知己?
真是一個完美的說辭。
可愛情有什麼道理可言,她就是喜歡他。

  高中時他填志願選了蘇城,她便選了離他最近的大學。
大學四年,他潛心研究,身邊雖然總有鶯鶯燕燕前來示好,但他從來都是義正言辭拒絕。
他說畢業後要去C城工作,她雖覺得吃力,還是選擇來到這裡。

  連閨蜜林曉芙都看不下去了,打電話直罵:「江晚你是不是蠢?
你這樣有意思嗎?
他想要什麼樣的生活你清楚,可你到底想過什麼樣的日子,你自己知道嗎?」

  自己想要什麼呢?

  她幾乎是隻身一人來到這個城市的。
原來的朋友要麼回到家鄉要麼在蘇城。
只她一人,來到了這個快節奏的城市,她還沒來得及融進去,就已經要喘不過氣了。
她想要什麼?
也許是明天主編能少給她的稿子挑點錯,也許是跑新聞時碰到的人能夠稍微和氣一點,也許是……然而縱使有千萬種設定,這些假如里也不可能有顧銘了。

  那個青春時光里堅毅果決的少年,他說,他要娶別人了。
對方是個什麼樣的女孩子呢?
江晚不敢想也不敢問。

  「嘩——」一聲響,才把江晚的神思拉回來。

  一低頭看,滾燙的熱水已經順着暖水瓶倒出來了大半,緊接着,便淌到了江晚裸露的腳踝上。

  「噝……」江晚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雪上更加一層霜。

  腳踝瞬間被燙起了一個大泡。
家裡自然是沒備下燙傷葯的,這種情況,只能去醫院了。

  江晚忍着疼,穿上衣服裹上大衣,找出手機和錢包。
起了這麼大一個泡,鞋子也沒法穿厚的了,於是江晚決定就穿着這雙小棉拖去。

  正是冬夜,車輛稀少,等打電話叫上的士,江晚已經在樓下等了好一會兒了。
身上裹着大衣倒還好,但裸露着的一截小腿可以說是凍透了。

  等到醫院的時候已經凌晨三點了。
醫院裏也是一片寂靜,只能聽到幾個值班人員輕聲交談的聲音。

  江晚蹦躂着去掛了號,然後又從醫院這邊慢慢走到那邊。

  以前也沒覺得醫院這麼大啊。
江晚這麼憤憤想着,醫生的科室也就在眼前了。

  但沒想到,眼前的科室竟然空無一人。
江晚有點不知所措,猶豫再三,還是決定在角落的椅子上坐下來。

  先等一會兒再說吧,說不準是醫生有什麼事出去了呢。
她實在沒有力氣再去蹦躂着找醫生了。
坐定後,她伸手整理了下衣服。

  真是狼狽透了。
她看着腳下毛茸茸的小棉拖,垂着腦袋有氣無力地想。

  好在沒過多久,一個瘦高個醫生就進來了。

  「等了多久?
剛剛急診科有點事。」
醫生的聲音聽上去稍帶倦意。

  「沒多久沒多久。」
江晚連忙擺手。
江晚大四那年實習,做過一次醫院專家的專訪。
那時候不懂事,以為專家只要做做指導就行。
本來以為那天任務很輕鬆,只要做做記錄就可以,誰想到一天跟下來,江晚累得腰酸背痛,更不用說在不停地接病號的專家了。
自此,江晚對醫生這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