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莞爾群山漾》[你若莞爾群山漾] - 第10章 做夢(2)

會有那麼一絲絲可能?
假如今生註定不能在一起,那麼今晚,她願意以一個女人的身份,為他綻放,去報答他的情意。
——即便,是在他以為的夢中。
看過了那些香艷的話本子,又發覺了自己的感情,謝洛卿便格外主動。
「皇上,」她瞧着他,美目含情,柔媚笑道:「您發燒了,臣為您降溫。」
說著,她俯下身去,慢慢地親吻着蕭離落滾燙的胸膛。
這個人,這個身體,從今以後都再見不到了。
一想到這點,謝洛卿的眼眶便發酸。
親吻他的動作,亦格外熱烈。
她吻他的喉結,那裡,不僅會發出令百官為之震懾的指令,也常滿含情意地喚她一聲「謝卿」。
接着,是他的胸膛。
原本以為,身為大離至尊,他該自小養尊處優,卻未料到,除了右腹處的傷口,他光裸的上身還有大大小小數十道的陳舊傷痕,有些謝洛卿能認出是刀劍傷,有的她也分不清。
「皇上,」她輕撫他胸前一處較為明顯的舊疤,心疼地問:「這裡是怎麼傷的?」
「唔,那裡啊,是朕被立為太子那年所傷。」
「疼嗎?」
「過去太久,朕早忘了。」蕭離落道。
還有此刻她的整個人,月色下,謝洛卿渾身濕透,束胸和襯褲都緊緊貼在身上,若隱若現,勾勒出世間最曼妙的曲線。
蕭離落一下子氣血上涌,他輕巧一個動作,便反客為主,將謝洛卿按壓在身下。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