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身邊的女人戴着墨鏡》[男人身邊的女人戴着墨鏡] - 第6章

蓋地的新聞,說兩人互戴綠帽子,結果她還輸了,畢竟蔣承霖身邊是一對雙胞胎,而她身邊只有一個,在數量上,她就是沒拼過。
外面說兩人默契,付阮不愛聽,但又不得不承認,在鬥心眼這塊,兩人簡直就是一個煉丹爐里蹦出來的猴子,一丘之貉,一路貨色。
「過去的就過去了,別把怒氣帶回家裡。」
封醒開口,超過理智,近乎冷漠:「比起讓外人看熱鬧,讓自家人看熱鬧才好笑。」
付阮聞言,漸漸斂起眼底怒色,半晌,聲音平靜地說:「過沒過去,我說了才算,想看我的熱鬧,也要看我慣不慣。」
在付阮的世界裏,但凡比賽,必論輸贏。
遇到蔣承霖之前,她只輸過一次。
遇到蔣承霖之後…付阮腦中突然想起一年前,蔣承霖就坐在她面前,那樣溫柔的看着她,對她說:「阿阮,你一定不會後悔跟我結婚。」
那表情,那深情,誰看了都想不到是商業聯姻,而是真情流露。
可事實呢?
事實告訴付阮,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即便沒有愛情,利益,仇怨,她跟蔣承霖之間羈絆太多。
短暫走神,付阮很快止住,她現在沒空想離婚,想的是明天,萬眾期待的場合,到底是露臉還是現眼,還有不到二十四個小時。
3付阮回家,剛走到別墅門口,鞋還沒換,就聽到客廳里傳來一個年輕女聲,極不耐煩地口吻:「煩死了,一個個的給我打電話問什麼,不知道的還以為我給人戴了綠帽子。」
另一個年長女聲道:「你也得有機會嫁進蔣家。」
年輕女人嗤笑:「你還覺得嫁進蔣家是個福分?
被人點名道姓嘲諷拼綠帽子都拼不過,這個福分禿子都不要。」
「你小點聲。」
年輕女人聲音更大:「我自己家,我還不能說話了?
當初打着跟蔣家商業聯姻的旗號,本以為能物盡其用,為家裡做點貢獻,歲寧山莊說好的兩家各佔四十五,還有一成捏在**手裡,結果結了半年才發現,掛在**名下的公司,其實也是蔣承霖搞的皮包公司。
「女人嗤笑:「別人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她倒好,折騰這麼久,合著就是自己帶嫁妝硬貼蔣承霖唄?」
年長女人道:「別說了,傳到她耳朵里…」年輕女聲:「她能把記者的腿打折,還敢把